一荷宴一

甜饼联盟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02-

我很喜欢复仇者小队打酱油的过程...所以就写了不少

然后主线剧情其实还在我脑袋里构想,大概也是写到哪想到哪了。

01是昨天写的,02是今天写的..就酱

阅读愉快。


--------2018.3.8已修---------

02

三个小时后复仇者们的小组讨论接近尾声。

娜塔莎站起来去吧台边重新煮了一杯咖啡,她原先并不很喜欢这种可能会麻痹中枢神经的饮料,但鉴于需要熬夜观察,她不得不。

“多来一杯,谢谢。”

托尼头也不回地感谢。

班纳正在翻阅整理这次的会议资料,听到这儿抬头对黑寡妇抱歉地笑了笑,温和道,“托尼和我刚刚一起研究了一整个通宵。”

他特意解释了斯塔克的过于直接。

娜塔莎为此重新露出了微笑,飞快地在操作着咖啡机里煮了两杯咖啡,递到在座诸人中智商最高的两位面前,托尼和班纳。

克林特将弩箭放回它们该在的位置,随后他看见这一幕,笑了。

气氛良好。他想。

“这个玻璃房,”索尔敲了敲监控屏,用眼神示意所有人,“我刚刚去看过洛基了,为什么他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托尼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估计没预料到他会问这个。

“——当然,会有一点这样那样的影响,”托尼终于放下了他的手机,手指交叠拱成一个小小的三角塔形,组织着合适的语言。

“鉴于洛基是个想要毁灭地球的罪犯而他又不能在地球上被审判,我们不得不做些严肃的举措来防范这个事情短期内再次发生……”他打量着雷神的脸色——并不太能确定对方是否生气——他更擅长观察一个女孩子的脸色,“显然,一个关押过万磁王的监狱经过改造会很合适。”

因为他们都想毁灭世界,托尼在心里无声吐槽。

索尔的脸色稍显古怪。

“会造成具体多大的影响,是否……会是永久性?”

娜塔莎简直想要为雷神的话吐槽了,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班纳就说话了。

“不会是永久性的,放心。我们只是为他套上了一个很大的防护罩,削弱他在里头玩花样的能力,便于我们监控。”

索尔刚松了口气,就听到托尼在后面慢悠悠地补充。

“我们对他的体质和法术能力很好奇,所以进行了一点研究,可能这就是他每隔一段时间会失控的原因——如果你是想问这个的话。”

托尼·斯达克,说话永远带着很多修饰词和补充语,但这并不妨碍他总能恰到好处的知道别人需要知道什么。

沉默了一下。

“你们可以研究,不过,轻度的,”索尔强调,他的视线一直没有挪开监视屏,谢天谢地洛基终于从他的白色被子里出来,不过他的状态看上去一直不是很好。

托尼嘀咕了一句不知道什么,看上去像是咒骂。

从刚才一直就观察着两兄弟互动的娜塔莎飞快地捂上了托尼的嘴,微笑。

“好的,索尔。”

 

洛基的囚禁依然在进行。

但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法术有恢复的迹象。他能够维持分身幻象的时间变久了。每天索尔都会给他送饭,非常准时,他都能以长时间的幻身形象出现在索尔面前。

“下午我们就会回阿斯嘉德。”

索尔带来的消息谈不上是好消息。

洛基假笑,“感谢,我终于可以换个地方坐牢了?”

索尔显然对这个用词不喜欢。

“阿斯嘉德是我们的家。”

“No,Thor,”黑头发的邪神笑意盈盈,他做出了个假装拥抱的动作,利用幻象穿过了索尔的身体,补充道。

“阿斯嘉德是你的家,不是我的。”

这有什么区别吗?

索尔皱眉,不明白为什么洛基对这个事情耿耿于怀。

“我一直把你当做我弟弟,是你不愿意。”

该死的他不愿意!天知道奥丁有没有真正将他视作亲子过!不然为什么他和索尔一起长大,却不能一起被公正的对待?

该死的……

洛基舔了舔干涩的唇,想到弗利嘉。

“所以,你想成为阿斯嘉德的王么?”索尔忽然问道。

被那双宝石一样明亮的蓝眼睛这样紧迫的盯着,哪怕是幻象也扛不住。这追问很快变得令人焦躁不堪起来,下意识地使邪神逃避。洛基躲在玻璃下的实体几乎是瑟缩了一下,他飞快地用手指在虚空划过,干巴巴道。

“Enough。”

够了,他不想再就这个问题和他该死的愚蠢的不知变通的哥哥交谈。

分身幻象飞快地碎裂在空气中,像他们在阿斯嘉德所一起看见的那些星辰毁灭时所迸发出来的那样。黑发弟弟又回到了床上不愿再开口。

索尔敲了敲玻璃,他已经很习惯这个动作。

“我会带你回家。”

回家……

如果不是回到另一个囚牢里整天面对严肃的后爹和心疼他的弗利嘉面前,而是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宫殿里他大概会再多期待一点。

洛基下意识地按住最近这段时间一直不太舒服的腹部,喃喃。

只有一点点。

 

几个小时后,阿斯嘉德大名鼎鼎的二王子被迫给自己的嘴巴也上了铠甲,只因为复仇者们不希望听见他的银舌头再说出什么让人讨厌的话。

除了双手带着锁链,嘴巴不能说话,复仇者们在附近围观,他的哥哥拽着他的样子仿佛拽住一个小猫咪——之外,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洛基敢发誓黑寡妇在鹰眼耳边说了什么他完全不想听见的话,譬如:

娜塔莎:“他看上去乖巧过分了。”

克林特:“哦……谁知道托尼这个研究狂人拉着班纳一起对他进行了多少深度的实验?”

黑寡妇的视线从洛基脑袋边滑过去,落到索尔身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我想他会受到制裁的。”

索尔和斯蒂夫等人逐一告别。

钢铁侠一如既往的毒舌没有发挥半分余地,他少见的耸了耸肩,握了握手,一次简单而又如释重负的告别。

索尔左手拿着他的锤子,右手里是装有能量宝石的装置。他不甚服帖的金发被纽约的风吹得乱糟糟的,洛基想,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不会这样毫无形象的出现在朋友面前。

‘loki。’

索尔用眼神示意他弟弟拿起装置的另一头。

额头上擦伤未愈的邪神飞快地抬眼看了他哥哥一下,在无人看见地地方撇嘴,不甘不愿地伸手去握住。

索尔满意地将装置上的按钮一转。

能量宝石所独有的蓝光将他们尽数包裹在里面,灼热而又冰冷的奇妙触感。

“我想我要进化了。”

洛基隔着面罩含糊地嘀咕着,充满了对他哥哥的不满。

唰地一下,阿斯嘉德的两位终于离开了地球。

浅灰色西装的钢铁侠钻进了被他改装的十分骚包的跑车里,通过耳麦向其余四个复仇者们感慨了一句。

“我由衷地希望这次和平能够久一点,小辣椒已经对我经常性出差的态度表示很不高兴了。”

公共频道里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嗤笑。

“嘿!”

托尼抗议,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基于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恋爱。

“well,”黑寡妇将行李递给班纳,顺手按了按红褐色卷发下的耳麦,善意的嘲笑,“希望你能在和别的妹子搭讪时也能记起这一句,我会为小辣椒感谢你的,看在我至少为你们打工过的份儿上。”

你那是做间谍!

托尼·斯塔克愤愤不平地关闭了耳麦。

 

从中庭回来的路非常快。

几乎是几秒之后索尔就带着他看似老实的绿眼睛弟弟从地球回到了阿斯嘉德。

“熟悉的空气。”

他感慨着,伸手摘掉洛基的面罩。

他弟弟看上去似乎要吐了。

“Shi——”

一句不太文明的咒骂还没出口,向来风度翩翩的谎言之神已经在他哥面前毫无底线的吐了个一干二净。站在不远处的海姆达尔还没来得及和他们未来的王打上招呼,便被眼前这一幕惊地说不出话来。

洛基真的吐了。他发誓他能分辨出呕吐物里还有自己刚吃下去不久的葡萄。

索尔将能量装置丢给海姆达尔,空出一只手来扶住洛基的肩膀,语气却转不过弯来。

“你这是怎么了——loki,停止你的把戏。”

在地球上见识了晕车晕船,索尔还没听说过神族也能晕传输距离的。他忍不住去怀疑这只是他弟弟的又一个障眼法。

“Fuck……我怎么知道我怎么了!”

好不容易暂时止住呕吐,黑发邪神抬起眼来给了他哥哥一个不善的眼神,他用手紧紧按住腹部,表情隐忍,“我得多有毛病才在你面前——滚开我又想吐了……”

话音刚落,邪神别过脸去,大吐特吐。

等到奥丁和弗利嘉问询赶来时,洛基已经虚弱地几乎要昏迷过去。

索尔将他的手铐拴在床头,以防这个狡猾的家伙再次逃脱,但看他的模样不像假的,也忍不住担心起来。

那双因为作呕而显出雾气的绿眼睛,像极了他们三百岁生日那天他千方百计从奥丁藏宝库里偷出来的那颗绿宝石……

“他这是怎么了索尔?”

弗利嘉紧张地握住洛基没被拴住的那只手,纤细苍白,失去了一贯的力气,她甚至可以听见她的小儿子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在呼唤她。于是她看向他的大儿子,试图寻求任何答案。

索尔摇头。

奥丁看上去冷静多了,他用法杖飞快地在洛基身上点了几下,发出了蓝色的光。

“异变。”


TBC

评论(24)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