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甜饼联盟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06-

关于loki为什么异变在第六章终于揭秘啦
食用前提示(非常认真的手动提示):
1.私自设定300岁成年梗
2.设定了冰霜巨人在长大后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性别(即生育权)
3.解释下是否会出现生子情节的问题...其实我个人很雷生子的,因为之前一直写现实向的各种同人。但是回到锤基...这个现实向后他俩是可以生的啊...百度里写着基可以变化性别(甚至生了娃...orz)所以顺其自然我也难以保证会不会在后文出现该类情节。但可以明确的是不会大篇幅写到,我宁可拿这个时间来认真开车.....以上



06

失去人身自由,这对洛基来说算不了什么。

他从小就擅长惹麻烦——准确的说是制造麻烦。为此奥丁每隔上一段时间就要对他小惩大诫,比如不让他跟着索尔去参与各种狩猎和训练。

每到那时,他就会做出一副很受伤很难过的表情,然后索尔就会在没人发掘的晚上偷偷跑进他的宫殿。他们会在一张床上并排躺着。

索尔会用兴奋地语调讲白天遇见的人和事,会给他带她喜欢的甜点和水果。他们几乎无话不说——等到夜深了,再互道晚安地睡去。

那是他们三百岁之前的几乎每一个夜晚。

阿斯嘉德的人们通常会在他们三百岁这一天成年,然后有几千年时间可以维持他们最完美的成年体态,直到死去。

洛基还记得他成年前的那天晚上,索尔依旧溜进了他的寝殿。他已经变得伟岸成熟的哥哥有着金子般炫目的头发,大海一样蔚蓝的瞳仁——只要随便一个微笑就能引起阿斯嘉德所有女性的向往。

他不得不承认他嫉妒。

索尔先是用他不擅长的祝贺词干巴巴地说了一大堆恭喜他马上成年的废话,然后他掏出了一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东西。

洛基吃惊的看着那颗祖母绿的宝石,第一次磕巴了。

“你被我带坏了,Thor。”

他哥哥居然学会去父亲的藏宝库里偷东西了。

索尔将宝石塞给他,看上去依旧大大咧咧。

“我注意它好多年了,你不觉得很适合你的眼睛吗?”露出一个衷心的微笑,索尔抱起他弟弟还是少年的躯体——全然不顾对方的惊呼——高兴极了。

“Loki!这是礼物!”

 

复仇者大厦的某间屋子里,邪神正在沉睡。扣住他右手的锁链在黑夜里发出黯淡的蓝光,那光仿佛是有魔力般疏导着他不稳定的法力。

洛基不会知道这是索尔的善意。正如他不会知道此时此刻索尔正站在门口看他。

阿萨神族的人视力都很好,晚上也不需要开灯。但令索尔意外的是,洛基居然真的睡熟了——毫无警惕心的睡在一个他并不熟悉的地方。

难道他的法力真的已经削弱到无法注意周围环境的情况了吗?

“em……”

邪神发出了很轻的一声喃喃,睡梦中也不老实地皱着眉。他身上幻化出来的睡袍是他最喜欢的那套,此刻正因为他翻身的动作露出白皙的小腿。没有任何遮挡。

索尔不经意地往下看了眼,旋即挪开视线。

也许下次该告诉洛基必须好好盖被子,他不太乐观的想,但愿他弟弟会听话。

指望一个小骗子听话——

金发碧眼的男人伸手去将揉作一团的被子扯好,盖到对方身上。

床上的人睡得很沉,没有被吵醒,只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包裹而轻轻颤了下睫毛。索尔离得很近,他认为洛基的睫毛实在像个女孩子。

不过他不可能当面说。因为洛基为这个事情和他生气过不止一次。

“I……I don't……need……”

沉溺于睡梦的人忽然喃喃自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单词。还没等索尔反应过来,他就睁开了眼睛。

暗夜与翡翠是那样般配。

索尔感觉自己说不出话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先说点什么来解释下。但他只是动了动喉结,连“sorry”都没说出口,就被翡翠眼睛的笑容给彻底包围了。

“brother?”

洛基的呢喃看上去似醒非醒,但那个笑容绝对货真价实。索尔几乎是被蛊惑了一样没能开口,被自己的弟弟——那个绿眼睛小骗子——给完全主导。

“Thor……”

听听,黑夜里喑哑温柔的语调和白天讽刺他的绝对不是一个人。他的弟弟洛基绝不可能再用这样的声音和语气对他说话。索尔心里如此想,但他已经控制不了剧情的走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双翡翠眼睛看着他对他笑,然后伸手拥抱住他。

他们长大后鲜少有这样的举动。

更多时间是一起在猎场中厮杀,互相玩笑着比赛到底是谁更厉害。当然,包括洛基对他各式各样的恶作剧和大大小小的谎言——诚然这些让他感到讨厌,但是他隐约能感觉到这是洛基试图亲近一个人的拙劣的方式。

他的弟弟善于言辞,却不善于行动。

“loki。”

索尔非常轻声地喊了对方的名字。

 

当太阳的光毫无顾虑地洒进房间里的时候,洛基醒了,并且觉得身上十分沉重好像第三次被他哥哥的锤子压住了。他十分费劲地睁开眼,明晃晃的日光里索尔金色的长发是如此鲜艳而刺目。

如果他能举起雷神之锤的话他会毫无疑问的给眼前的大家伙来上一记。最好能直接将他打回阿斯嘉德的领土,而不是大喇喇地睡在他的床上,用手抱住自己的腰。

邪神将声音压制得犀利而又怒气冲冲。

“为什么你会在我床上?”

索尔被强行喊醒了。他睡得并不是很踏实,因此还有些迷糊。

“Goodmorning……loki?”强壮的金发男人像是一只大金毛,在黑发主人的脸颊边蹭了蹭,显然心情尚佳,“你看上去好多了。”

“我以为我刚刚的问题已经足够响亮了,还是说你那装饰性的耳朵终于失灵了?”

洛基飞快地挣脱对方温暖的怀抱,滚到床的另一头——顺便瞪了一眼拴住他的锁链——如果没有这个他一定会把自己的刀按在索尔的脖子上。

“你,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索尔这才清醒了。他环视一圈后又回忆了下之前发生了什么,大大方方地开口。

“这是我的房间。”

“What thefuck?”洛基毫不犹豫地骂了出来,一双翠色的眼疑惑不定,“你昨晚没说。”

你也没问我啊……

索尔十分无辜的想。但他已经在这种日复一日的兄弟斗争中逐渐摸索到适合自己的方式,于是他换了个话题。

“你需要一个身体检查。”雷神的语气非常严肃,“昨晚我回来时你居然睡得昏天黑地没有发现。”

原来如此。洛基在心里苦笑。

“我不需要——”

但他还是坚定着自己最初的意愿。洛基别开脸不愿对上索尔的视线,他像是在盯着某个角落走神,“我不需要任何身体检查。我自己知道我是什么情况。”

“可我不知道。”

索尔有些挫败的开口,语气里换上温和试图打动他。

“你不能这样倔强。”

“我以为我们家的基因遗传了这个。”洛基半是讽刺半是真心的说道,他们都清楚对方不是自己的血亲不是吗?

索尔打算让步一些。他权衡了一下说道。

“或者让我给你做个简单的检查。”

“NO!”

洛基一瞬间睁大了双眼,里面写满了翡翠色的拒绝。他毫不留情地驳回了索尔的提议,甚至飞快地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警惕道。

“你不能在我没有办法反抗的时候违背我的意愿!”

当然,当然。

索尔不会乘人之危。他是个好人,虽然有些简单粗暴的行为,但这依然掩盖不了他是个好人——除了在洛基面前。

“感谢你给了我提议。”

索尔彻底放弃了想要“说服”眼前这个绿眼睛小骗子的欲望,还是直接上手比较适合他。他微微笑着——这个笑容在洛基看来有点杀气腾腾——伸手召唤了拴在洛基手上的锁链。

“最后一个办法,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捏住他弟弟的手腕,那非常纤瘦白皙,甚至脆弱。

“No lie.”

他强调。

如果说洛基的音色是暗夜里微微喑哑的诱惑,那索尔就是晨光下最深沉的明亮。他总是这样清楚而明白的吐出每一个单词来表达自己不容怀疑的目的,现在也是一样。

洛基非常厌恶这种状态,但他没有办法真的拒绝索尔。

 

“假设我没有打扰你们——”

一个非常熟悉的女声出现在门口——对洛基而言犹如天籁——索尔回过头去看见了娜塔莎靓丽的红发卷曲在肩上。她穿着常服,显然风尘仆仆。

“布鲁斯找你。”她亲昵地喊着博士的名字而非姓氏,目光在兄弟二人交握的手上停顿,“他希望你尽快到实验室找他。”

娜塔莎在“尽快”这个词上加重了发音。

索尔松开手,给予了她一个肯定的回复。然后他又看了眼洛基,这眼神意味着事情不会就此结束,洛基明白。

雷神很快离开了房间。

“emmm……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抗拒,但我想说这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娜塔莎没有马上离去,而是轻车熟路的走进房间拉开窗帘,好让阳光彻底晒进房间里。这让她想到沙滩——如果不是托尼无所不在的高科技追踪了她的位置并且班纳也表示出了点意外希望她回来的话,此时此刻,她还在某个度假胜地晒着太阳。没有比基尼的那种。

洛基发出疑似嗤笑的声音。

“他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作为联盟里的为数不多的正常人(很明显索尔班纳斯蒂夫都不是,托尼也不完全是),黑寡妇在心理学方面的建树堪称强悍。她可以通过极其简单的对话来窃取和判断一个人的经历、心理,甚至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黑发邪神一边露出他的招牌笑容,一边毫不留情的自我讥讽。

“我亲爱的哥哥无时无刻不怀疑我。”

这样的对话真是毫无意义。娜塔莎在心里飞快地翻了个白眼,想的是早知如此就不该被斯蒂夫远程说服来进行这个艰难的任务——劝说一个邪神——这可能是过去几十年里她进行的最艰难的任务。

难度超越了答应福瑞把布鲁斯拉进复仇者联盟。

于是,她决定更开诚布公一点,鉴于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布鲁斯通过你的法力波动做出了些猜测,”说完这句她猛然接收到一个来自对方的怒视,当然不可避免的还有些慌张夹杂其中(这可真少见,娜塔莎心想)。然而她不得不继续说下去,非常干脆的。

“他会透露给索尔你的身体状况,毫无疑问。”

 

娜塔莎离开后洛基仍然保持着沉默。

他不知道索尔什么时候会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他只是觉得很无奈。明明自己是伟大的谎言之神,却越来越不能成功的说出谎言来完善自己的形象。还有什么比这更挫败的吗?

他下意识地将手按在胸口,隔着衣服那里挂着一颗非常非常美丽的祖母绿。

洛基忍不住叹息。

“也许我不该这么悲观。如果你知道了我正在经历每一个冰霜巨人都应该经历的过程,可能能看见你脸上十分愚蠢的表情吧……”

他极力安慰着自己,却抵挡不住心里越来越多的抗拒。

洛基知道自己快要完蛋了。名义上阿斯嘉德的二王子根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所谓的高贵和强大都是别人赋予的,唯一属于他自己的身份现在也要带来他完全不想要的命运走向——诚然他是个不正常的冰霜巨人,这也是为什么他的身体在一千多年里都未改变。

他将手紧紧地按在腹部。

也许这里正在改变,像一个真正的冰霜巨人那样——

真糟糕。

TBC


重发了一次。。忘记加TAG了

评论(11)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