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甜饼联盟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19、20-

我觉得自己最近太勤快了。

可能是因为第一篇锤基文想写的太多了,就一直在努力写。

以后大概会卡文卡到爆炸吧。。。。。。啧

今天依旧两更。附赠几个可爱的小剧场。

没啥食用警告....一大份小甜饼算么?笑


19

索尔的手轻轻抚摸过他脖子边的一小片皮肤。

这是他们兄弟间曾经最亲密的动作,洛基想,他哥哥似乎对他的颈侧情有独钟。继位典礼前这样,在斯塔克大厦上对峙时这样,双双逃离阿斯嘉德时也这样,索尔总是习惯于在捏住他脖子或下巴后,用指腹摩挲着那一小块皮肤。

很多次他都以为自己会被掐死,但最后他只是非常温柔又非常苦涩的问他。

Why?

No why。

洛基盯着索尔的视线,“我保证这次没有任何阴谋。所以你希望我先解释什么?”

死前的表白心迹完全是意外之举,因为他一度以为之后会再无关系。他想至少得让索尔明白自己的痛苦挣扎,免得在整场戏里只有他一个人顾影自怜。可是事到如今,邪神又恨不得穿越回过去给自己来上一拳,为的是现在的自己身陷囹圄,左右为难。

他从不懂什么是直言不讳。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索尔只是拥抱了他。

那是个足够温暖和热烈的怀抱,带着索尔一贯的充沛情感将他彻底包围。邪神在那瞬间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在做梦,因为距离上一次他们这样毫无顾忌的相拥,至少也过去几十甚至上百年了。

“我真高兴你还活着。”低沉的声线拨动情弦,一下又一下敲着邪神冰凉的心。

雷神的臂膀坚实有力,让他无法逃脱,当然他也没想过要逃脱。他只是愣着,想索尔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至少也该冲他发顿火才是他们这对千年兄弟该有的相处方式。毕竟他又一次“骗”了他,还从阿斯嘉德跑走了。

洛基不自在地垂下眼,嘀咕着。

“如果你相信的话,这真是个意外。”

索尔笑了下,为小骗子的拘谨。他遵从心底里打刚才起就想做的念头,将对方按在玻璃门上,低头去吻那颈侧。呼吸间喷洒出微热的气息,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瑟缩退拒,可是那双翡翠眼睛早已避无可避。

“哥哥,”邪神僵硬着身体故意用这个称号喊他,“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索尔奇怪。

“不是你先和我表白的吗?”

可是你没同意!而且我那时候已经死了!

洛基眯起眼睛表情不善,随手就在索尔背后幻化出一把只有指刃想为这久别重逢来上一刀。但他低估了他哥哥的能耐,索尔几乎没多犹豫就抓住了他的手腕,让那柄小刀掉在地上。雷神用若有所思地视线来回打量,随后表情危险起来。

“这就是你喜欢我的表现?”他故意反问,然后凑得很近去看那双眼睛里自己的倒影,“不得不说你得加油了,我的弟弟。你最近演戏功底差了很多……是因为我不在没人陪你玩的缘故吗?”

邪神气得直拿眼睛瞪他。

“谎言之神的演技不容任何人诋毁!”

“OK,OK。”

索尔敷衍着承诺,仿佛是在看好戏。他将洛基拽到沙发边坐好,“也许我得去感谢下简,如果不是因为她我还不能这么快发现你……”

他喃喃自语着,没注意到洛基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随后一个抱枕被狠狠地砸向了雷神高挺的鼻梁,然后索尔就感到自己身上一重。他将抱枕扔到一边,随后无辜地看向他弟弟,那个绿眼睛小骗子只是骑在他身上冷笑一声。

“有本事你去找她啊。”

一只手腕被拽住了还有另一只。邪神用左手横握一把匕首,锋利轻薄的刀刃正对着索尔的大动脉摇晃,银光冰寒衬得翡翠眼睛越发怒气冲冲。

可是索尔却笑了,蔚蓝的双眸里全是高兴。

“所以——你不高兴?”

“当然。哥哥你真聪明。”

“可为什么你不高兴?”

索尔感受到对方微微僵住的身体,用大拇指去蹭他的脸颊。那人脸上的皮肤细腻而又白皙,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像个霜巨人,嵌在上头的那双绿眼睛,是九界之中任何翡翠都难以比拟的幽暗纯粹。

雷神毫不客气地步步紧逼。

“Why?Loki。”

“No why……”

邪神头一回发现自己也能如此狼狈。他像个打了败仗的将军在自己熟悉的战场上丢盔弃甲,而对方只要漫不经心地追击就能让他说不出话。他愤怒而迷茫的想着,自己可真是倒霉,不然为什么此时此刻他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被追问这种问题。

手上的刀被索尔轻巧卸下。

阿萨神族很少有用这么小巧的武器,他们大多是一手长的刀剑或者权杖。只有洛基喜欢这种小东西。那柄短而窄的匕首锋利非常,握手处镶嵌着墨绿色的猫眼石,索尔闭着眼睛也能摸索出它的结构。

因为那颗宝石是他从亚尔夫海姆(精灵之国)带回来的战利品。

“我给你带了礼物,你大概会喜欢。”

他暂时放弃了逼问,从衣服里摸出另一把看上去差不多的匕首。洛基注意到那上面的花纹和自己惯用的这把很像,只是嵌着的却是一颗月亮石。那交错了幽蓝和亮白的颜色他绝不会错认,是约顿海姆特有的宝石。

“你去了约顿海姆!”洛基诧异,随后又紧张起来,“战争?不,不可能……”

他怎么会不记得霜巨人和阿萨神族的世仇,而且那边的超低温度也不适宜神族生存。如果是战争的话……

“别担心,”索尔的动作像在给猫顺毛,他早就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摸着那头黑发,语气轻快,“只是故地重游带了点纪念品回来。”

洛基心情放松了不到半秒就又紧张起来,语气甚至有点儿苦涩。

“我没想到你会送我这个。”

他是真想不到。还记得上上次和索尔吵架闹得天翻地覆从彩虹桥上掉下去前,他的哥哥毫不留情收回了那把猫眼石的,只因为他总是在拼命做坏事。而现在他不仅还给了他,还重新锻造了一把当做礼物。

“它们有不同的含义。”索尔平静地叙说着事实。

可以说这段时间里他想了很多,包括他们曾经的各种故事,也包括洛基当时内敛的表白。但他想的次数最多的是在继位前洛基对他说的那句“Now give us a kiss”。

既然他不介意在过去一年前里拼命给这个弟弟收拾烂摊子,那为什么不在今后几千年都把那个小骗子锁在自己身边呢?反正他们早就爱到分不清是兄弟还是情人。

将那双翡翠眼睛锁在自己的宫殿里,那张金碧辉煌的大床上。

“猫眼石象征着祝福……这是曾经我对你的许诺,而月亮石代表爱人。如果你对我的表白是认真的话,loki。”

他盯着坐在他腿上的人微笑。

“这就是我的回答。”

 

市中心的Apple商店,娜塔莎正在和斯蒂夫进行一次特殊的行动。准确来说这行动没有任何人指挥,而是刚刚被判定“出卖”了神盾局的他俩正在想办法得知真相。

美国队长非常非常不习惯这种伪装,他僵硬地好像刚刚从冰层里被解冻出来一样。相比之下红发女特工熟练多了,她甚至都没带上连衣帽和墨镜。

他俩并肩以平稳的速度避开那些追踪者。娜塔莎刚刚教育了一顿只会横冲直撞的队长,在这种市区奔跑只会增加被发现的可能性。

“……Cap?”

犹豫地声音差点儿没让美国队长整个人蹦起来。幸亏黑寡妇一直紧紧拽着他的胳膊,聪明的姑娘马上认出来喊他们的人是谁——虽然他并不应该出现在这。

“Thor?”

她惊呼了一声,但是压得非常低。在四处打量了下周围后给了他一个到角落里去说的眼神。

这还是四人在纽约之战后头一回碰面。

斯蒂夫看上去依然紧张,只不过他的眼神改为顿在索尔边上的人身上。娜塔莎倒是猜中了大概,简短的寒暄了后她就表明他俩的现状。

“需要帮忙吗?”

索尔的话让娜塔莎立马想点头说“yes”,然而她注意到边上的某个危险分子,嘴角露出无奈的官方笑容,“也许……我们更需要你管好你弟弟。”

索尔哑然。

洛基穿着一身黑色收腰西服,临出门前这还被索尔吐槽了是女巫装。现在他正生气着,听了娜塔莎的话刚打算冷笑夸奖她的敏锐,但是很快他在索尔的视线里改变主意了。

那双翡翠眼睛眨了眨。

“我会很乖的。”

……有人信吗?

盾寡二人组当然不怎么信,但是时间不等人,他们必须马上离开这个随时会被人抓到的地方。四人商议好分作两组先后乘电梯下楼离开。

洛基慢悠悠地跟在索尔身后。他晓得自己今天穿的很吸引人眼球,但这才是谎言之神该有的状态嘛,美好的东西就是要分享出来给大家看——哎那边那个家伙的打扮实在是辣眼睛。

他收回视线的时候看见电梯反方向正上来一个脸上写满“我是神盾局特工”的人。

“Brother,”他拍了拍站在他身边的索尔,又用手指点了点前面,“我们快被发现了。”

神盾局认不认识他没人知道,但他们绝对认得出雷神,哪怕是日常打扮的。

索尔微愣。潜意识让他转身避让,但这样做也有可能会更加引起别人的好奇。随后他想到了娜塔莎曾经给他做过的简短培训。

他转身吻上了那个狡猾的小骗子。

——公众场合秀恩爱会让人感到不自在,这是来自黑寡妇的实战经验。

这是他们有清醒意识的第一个接吻。洛基内心明确地记录着,虽然只有短短几秒的唇瓣相碰,连热吻都算不上。在分开后他遗憾地舔了舔唇,亮得吓人的翡翠眼睛里满满都是不高兴。

我们连床都上了你居然只是这样对付我!等一下……索尔不知道他们上过了……不对!他不知道那是真的假的都上了!真是该死的——

邪神亦步亦趋跟在他哥哥后面离开商城,如果索尔回头会发现那张脸上早就写满了“咬牙切齿”这几个字。

好吧,让我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接吻!

洛基快步走到索尔前头,拽住他的领子就躲进身边一个巷子里。然后他微微眯起那双幽绿的眼睛盯着面前的人,声音沙哑而暧昧,像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

“哥哥……让我来教教你怎么接吻吧。”

 

小剧场——

关于洛基有没有接受索尔的表白。

Loki:这不是废话吗?(亮刀)我都收了嫁妆了(指了指匕首)

Thor:(拽住弟弟纠正)那是聘礼,loki。

 

关于队长的吻技。

娜塔莎:糟透了(毫不留情)

斯蒂夫:……

 

关于最后在巷子里发生了什么。

(正在努力亲吻的德骨兄弟被盾寡发现了)

娜塔莎:……我得和大家分享这个八卦!(兴奋又矛盾地掏手机)

斯蒂夫:(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脸红的老年人)我觉得我们得先离开——够了索尔,你快把他按进墙壁了!(叹气)

 

 

20

索尔在确认小骗子的确活着后试图联系海姆达尔,他还没和父母汇报这一消息。但毫无疑问他失败了。海姆达尔就像个接收器坏掉的信号塔,一点儿也不能给予他回应。

洛基在一旁吃葡萄。

“我早就试过了,”他将权杖的事情稍作交代,“我以为他们只是当我不存在……”毕竟明面上他还该老老实实地躺在阿斯嘉德的水晶棺里,而不是莫名其妙出现在中庭。

索尔摸了摸他的脑袋。

“别这么悲观,”金发大个子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这么担心,“我也一样嘛。”

索性他们现在已经碰面了。索尔掂量了下他们二人联手的威力,觉得地球上应该没什么值得担心的问题。唯一使他感到不安的就是小骗子曾提到的权杖对他的吸引。

“你不好奇吗?为什么那个宝石对你影响这么大。”

好奇,他都快好奇死了!

洛基内心无比委屈。可很多事情不是他能单方面决定的啊。他也想溜进神盾局的地下试验室仔细观察,但是他每次靠近那地方就能明确地感受到那股引力。直觉告诉他那非常不妙。作死惯了的邪神才在不久前死过一次,他暂时还没有这么快想死第二次的打算。

不过这些话可不能告诉索尔。

“我不好奇。”他一颗一颗吃着葡萄,口是心非,“反正我迟早要拿走它!”

索尔无奈地从后面捏住他的脖子。带着茧子的粗糙大手在那小块皮肤上来回抚摸着,语气中还不乏少许警告。

“Loki——”

他转头去堵住他哥哥那絮絮叨叨的嘴。

 

三名复仇者加一个前任反派一路开车追寻到某个废弃训练营。

斯蒂夫感到越来越熟悉。天色昏暗,他看着水泥浇筑的跑道,粗粝的石子和杂草遍地都是。耳边又仿佛回想起刚刚入伍那年士官对他严厉的训练。

[快点跑姑娘们!]

士官戴着老式军帽站在那里,回头对他大声的喊道。

[快点儿罗杰斯!快跑!我说了集合!听见没!]

美国队长看见了曾经弱小不堪的自己。那么矮,那么瘦,他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可是那的确是曾经的自己。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身高不足一米七的小家伙,穿着宽大不合身的迷彩服,正冲他神情坚定地微笑。

[斯蒂夫,要将巴基带回来啊。]

当然。

他在心里没有任何犹豫地肯定。

“没热成像,没信号,连无线电波都没有……”娜塔莎站在高台上念念叨叨,看上去不敢相信,“我们绝对被骗了!一个……一个虚构的地址,天哪我怎么这么蠢!”

索尔和洛基站在不远处观察。

“你觉得这里可疑吗?”不擅长做坏事的阿斯嘉德大王子歪了歪脑袋问二王子。

邪神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眼神,“哥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作用吗?”

“哦,我只是随便问问。”

洛基无所谓的耸肩,他的视线在整片场地绕了一圈,最后停在某个圆弧形的建筑上。随后挑了挑眉,脸上浮现起索尔熟悉的恶作剧式的笑容。

“大概,”他怒了努嘴,“那个东西有点古怪。”

斯蒂夫也发现了。

“军队有规定,营房五百码范围内禁止存放弹药。”他走向那间屋子。说话间就用盾牌将那个老旧的锁给敲碎,目光渐渐坚定起来,“这栋建筑不该在这儿。”

常年无人打扫的废弃营房里安静到窒息。

日光灯光按照顺序挨个儿亮起,明晃晃地挂在半空中。四人没有半点犹豫的进入。阿斯嘉德的两位没来过这种老地方,眼神里不约而同充满好奇。

走在前面的盾寡二人组却已经发觉了这里的特殊。

“神盾局?”娜塔莎用手指拂过桌上刻着的文字,那很陈旧,她奇怪道,“这里是神盾局成立的地方?”

斯蒂夫没有回答,但心里已经认同了。

因为他看见墙上的照片,霍华德和佩姬并排陈列在泛黄的墙上。他曾经的同伴和女孩,如此熟悉而又仿佛隔世。

再往里走他们乘坐电梯进入了另一个古怪房间。里面装满了厚重的电子设备,看上去类似于电脑主机,不过是一群电脑主机。前方正中央的桌上,放着一个读取U盘用的设备。

娜塔莎看了眼斯蒂夫,随后将U盘插入。

[是否启动系统?]

电脑屏幕上出现一排绿色的字。

“Y、E、S,YES。”

她按下回车键。

 

巨大的爆炸不足以使美国队长和黑寡妇外加两名神族杀死。

在导弹抵达的前几秒,索尔就抱住了他的朋友们,然后在洛基的法术作用下,他们瞬移离开了那里。虽然,这短暂的空间瞬移让两个人类感到想肠胃翻滚甚至呕吐。

“Oh……shit!”

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正双手撑在洗脸台前作呕。还好她只是想吐而不是真吐了。她抬头看了眼镜子里略显狼狈的自己,万分无奈。

“索尔,虽然我……很想感谢你,可是这真的……太难受了。”

她断断续续地说着,顺手摸了块毛巾打湿擦了擦脸。

洛基正好端端地坐在靠窗的沙发椅上看书,他漫不经心地晃着腿,不知何时已经变出了一身休闲装。听到娜塔莎那头传来的声音,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Loki,”索尔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要说你是故意的。”

邪神眨了眨眼睛,将书往身上一扣就举起双手,示意自己非常无辜。

“Well,well……我不知道他们会反应这么大,”他又看了眼貌似正常的美国队长,叹气道,“我不常带人干这事。”

可你的前科实在太多了!

斯蒂夫忍住要吐的欲望在窗户边努力深呼吸。耳边源源不断地还传来娜塔莎的声音。

大约十五分钟后,盥洗室虚掩着的门终于打开了。娜塔莎看上去顺便洗了个澡,她穿着浴袍用白毛巾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坐到了窗边的邪神边上。

“麻烦挪个位。”女特工眼睛也不眨一下,“这儿有插头,我得吹个头发。”

洛基从书本里抬眼看她。眼神先是停在那张美艳的脸上,然后是到胸口,他慢吞吞地打量着一切,用怀疑地口吻问道。

“我们这个房间里有三名男性——小姐,你这样不合适吧?”

娜塔莎回看他的眼神更怀疑。

“我以为你知道我的外号叫黑寡妇而不是黑姑娘,”她将毛巾丢到桌上,开始吹头发。在吹风机呜呜作响的杂音里她的语气格外平静,“再说了我能指望你们成为我男朋友吗?鉴于你们两个已经背着我们搞在了一起——”

索尔假装喝茶没听见。

娜塔莎嗤笑着又扫了眼斯蒂夫。

“——还有一位现在心心念念的家国平安挚友归来,哪里有我的戏份?”

斯蒂夫叹气,假装没听见地走向浴室。

洛基忍不住大笑起来。

有趣,太有趣了!

他充满兴味的绿眼睛一直在娜塔莎身上打转,而后者非常自然的让他盯着。他从前怎么没发现复仇者联盟里还有这么和他恶趣味相似的人呢?喜欢把那些耿直的家伙噎到说不出话来……明显那两个金发大胸都是这样。

他由衷得称赞。

“罗曼诺夫小姐,你真可爱。”

娜塔莎轻快地笑了起来,坦然接受。

虽然他们经历过一场非常不愉快的世界大战,但是眼前这个家伙似乎也没想象中坏。尤其是她还挺信任雷神能将洛基拉回他们的阵营的。

 

关于九头蛇,两个阿斯嘉德人还是第一次听说。黑寡妇虽然略有所闻,但比起美国队长还差得远,毕竟他死前还和红骷髅狠狠地干过一架。

“我得先去找个帮手再和你们会和,”斯蒂夫想到了山姆,从之前的几次交谈中他可以确定山姆是愿意帮他的。他看了眼索尔,“不过在之前得麻烦你们帮我个忙。”

索尔对朋友向来非常慷慨。

“我们需要一个在米德堡的东西,”山姆会告诉他这个完全是意外。退役了后他们本该对自己原先的工作保持缄默,可是那天他在去找山姆时他们居然聊了非常多的内容——战争创伤后遗症,过于安静的夜才能让他们好睡到天亮,还有堪比棉花糖的床垫。

随后山姆坦白了他的过去。

“那儿有三道防护门和一堵十二英寸厚的钢墙,里面有我们会需要的东西。”

“哇哦,”娜塔莎毫无惊喜地感叹,“听上去你完全可以把它砸碎了拿出来。”

斯蒂夫简直想扶额。

“娜塔莎……”

“OK,我不说话。”

红发女特工摊手,拎起自己要换的衣服去了浴室。

索尔则是在听完了后看向他的绿眼睛小骗子,“我记得你很擅长这个。”

“Yep,”洛基翻了一页书,他刚才根本没仔细听这些人在讨论什么——反正和他没多大关系——只是索尔喊到他了。他给了他哥哥一个肯定的回复,但仍忘不了顺道挖苦两句,“可你这样说我会觉得你在讽刺我总是偷点好玩的东西啊,亲爱的哥哥。”

……

眼看着这对阿斯嘉德骨科兄弟就要将“brother”这个词玩坏时,娜塔莎终于从盥洗室里出来整装待发。她拨弄着自己的红发,看了眼越来越脱力的美国队长问道,“出发?”

至于洛基,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眼里满满的都是跃跃欲试——毕竟又可以做坏事了嘛,这次还能把他哥哥拉下水一起。

他啪地一下合起书。

“当然。”

TBC

评论(14)

热度(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