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noa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22-

食用预告...

并无什么感情线。。和哥哥一起打架的基妹吧。

想写基妹和巴基打架的片段。。


22

斯蒂夫和娜塔莎在山姆的帮助下挟持了西特韦尔。

从光头特工的口中他们套出了洞察计划的真相。任谁都不敢相信,以保卫和平为己任而建立的神盾局内部居然已经被腐化到了这种程度。听完那些所谓真相,斯蒂夫紧紧咬牙不肯再说半句话。

山姆,或者说猎鹰拖着西特韦尔先一步下楼去找车。

娜塔莎拍拍美国队长的肩膀。

“没时间难过了,Cap。”

黑寡妇曾在知道九头蛇的真相后很难过,因为她一度以为在神盾局做的一切能够救赎过去的自己。可后来她发现并不是。她为此沮丧,甚至怀疑。但最后她想到了她的同伴们——黑寡妇可以无情无义,而娜塔莎却得有血有肉。

女人是感性动物,她们一旦决定复仇那便可以编织这世界上最坚韧的网。

顶楼的风吹拂过他们的脸,斯蒂夫听到自己的声音一点一点凝固起来。

“我会改变这些,”美国队长的诞生本就是一种信仰,七十年前他也不曾想过今天。原来以为随着自己和红骷髅的同归于尽一切都会被平息,但现在事实告诉他,战争永不停歇。斯蒂夫,或者说队长,他抬头看了眼天边的云,喃喃自语,“That's why I was born.(我就是为此而生。)”

他的语气里有一丝迷茫,但很快,就像风一样被吹散了。

他们驱车前往神盾局。

“洞察计划16小时后启动,”娜塔莎从后座凑上来语速飞快,“我们时间有点紧。”

“我知道,我们用他通过DNA扫描,直接上航母。”

斯蒂夫坐在副驾驶座上,他们三个目前都不具有神盾局的权限,借助西特韦尔是最好的方法。听到这一句,后排被挟持的光头特工发出了一声惊呼。

“什么?你们疯了吗!”韦尔发出了咆哮,他来不及管自己是否是个人质,只是一想到这样做的后果肯定会被九头蛇狠狠报复——就忍不住打了寒噤,“这个主意糟透了——”

他神情恐慌,没注意到哪儿不对。

后排左侧的玻璃就在此刻应声碎裂。

这声响动在高速行驶的车流声中格外刺耳,光头特工话音未落,就被人拽住了肩膀的衣服,猛地拉出车外,然后他连喊都来不及喊一声,便被狠狠地摔死在了来往的车流之中。

斯蒂夫清楚地看见那是一只怎样的手。

钢筋铁骨,不是人类。

紧接着是车顶沉重的步伐和一连串的枪声,娜塔莎从后座一跃到副驾驶,她来不及管这么多直接坐到了美队身上,再用长腿飞快地抵住猎鹰的肩膀。这一系列的动作可谓行云流水,让他们毫发无损地避开那几颗子弹。

斯蒂夫与她配合默契,几乎是在同时拉住了刹车。车顶上的人顺势从车前翻滚出去,他在空中灵活地翻转落地,然后以钢手牢牢紧扣着地面滑行了一小段距离,发出一阵金属摩擦的滑行声,刺耳的声音几欲擦出火星。

敌人就在那,单手撑地,黑发散乱,眼睛里写满狠辣,脸上还盖着一个纯黑的面罩。

左右车辆川流不断,唯有他们和他停在马路中央。

斯蒂夫愣住了。

娜塔莎第一时间掏出了她的枪想要射击,后方却在同时被猛烈地撞了下。他们三人回头看去,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狠狠将他们车子的后半段撞碎,黑寡妇难以想象刚刚自己要是没有及时到副驾驶座上会被撞成几级伤残!

商务车在后头卯足了劲加速,好像一个巨大的铲子将他们强行退到蒙面人身前。在快要相撞的时候,蒙面人再度一跃而起翻上了他们的车顶。

砰地一记巨响,金属手臂打破了他们的车前玻璃,在山姆的一连串脏话里将方向盘扯掉。他们的车子瞬间就歪歪斜斜再不能被把控方向,以超过六十码的速度往天桥边冲去。

“抓紧我!”

斯蒂夫喊了一声后将娜塔莎抱在怀里,而猎鹰则是拽住他的手臂。美国队长用他无往不利的盾牌撞开了紧闭的车门,三人狼狈地仅仅依靠一闪车门和盾牌继续摩擦前行。

然而敌人永远不会等他们准备好。

山姆被半途甩了出来,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后才勉强停住。娜塔莎和斯蒂夫依靠盾牌滑了老远,可他们仅仅只是刚喘上一口气,那个蒙面人就从一辆小型卡车的车顶上跳了下来。卡车里显然是他的同伴们,他们给了他一把火力十足的枪。

训练有素的复仇者们立马就认出了那是改良型的武器,斯蒂夫猛地将娜塔莎推开,想只身用盾牌抵御——蒙面人好似没有情绪的机器人一样,毫不犹豫地向他射击。

火炮威力凶猛,盾牌能挡住,美国队长却挡不住。

斯蒂夫被压力冲击地飞出了天桥,和他的盾一起,砸向了底下正在行驶中的公共巴士。

这可真痛!他龇牙咧嘴地摔进在巴士里,身边的路人惊呼逃跑,然而他知道自己不能多等。他的同伴——娜塔莎和山姆还在天桥上和敌人战斗。美国队长咬着牙爬起来寻找他的盾牌,但四处张望,他却什么也没看见。

……他的盾牌呢?

“这可真轻,”熟悉的声音响起在后面。那是带着让斯蒂夫忍不住浑身紧绷起鸡皮疙瘩等各种后遗症的熟悉,他绝对忘不了上次那家伙是如何制造世界大战的。他回过头去,只见阿斯嘉德的邪神穿了一套休闲服站在一地的碎玻璃上,微微皱眉,手上还拎着他的盾牌。

碧色的眼睛看向他,微不可察地笑起来,“你就是这么珍惜你的武器的?”

他轻松地抛着亚德曼金属制作的盾牌,好像一个在玩玩具的小孩子。但也没等邪神多玩一会儿他的新玩具,那个盾牌就好像有感应似的被送到了斯蒂夫身边——队长下意识地接住。

“Loki,现在不是玩的时候。”

雷神令人安心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只见他将一名敌人从天桥上狠狠打落后降落在他们身边,带着他的锤子。斯蒂夫这才反应过来是雷神控制了盾牌飞回自己手中,看到战友出现在自己这边,他略微放心了不少,“你们来得正好。”

谈话间娜塔莎从高处被几个卒子逼得不得不纵身跳下,她在空中反手对着水泥浇筑的桥身发射出一段柔韧的钢丝钩爪。钢丝足以承载她的份量,她在空中轻盈一晃动便毫发无损地落在地上,随后她在奔跑中一抬头,看见这边三个人。

“Ohgod,”红发女特工翻了白眼,“这时候了还叙旧?”

 

被索尔一锤子从上头砸下来的正巧是那个蒙面人。

此刻面罩被打落在一旁,他没伸手去捡,只是看上去有些惊讶。但这只是一瞬,他转过脸来,往来汽车间的灼热气流毫无规则地吹乱了那黑发,露出一双漠然的瞳仁。

漆黑、镇静、熟悉。

斯蒂夫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这一刻被人狠狠地攥紧了——心中一直以来的模糊猜测被证实,他不住地该难过还是高兴。随之而来的还有数不清的疑问,巴基为什么还活着,他为什么变成了冬日战士,他为什么再也认不出自己……

冬兵的枪在刚刚的对打中不知扔到了何处。但他没有放弃,他不带任何停顿地抽出随身的军刀刺向他们。斯蒂夫清楚自己不可能伤害对方,他只是单纯的用盾去阻挡那愈发凌厉的攻势。

步步退让换来的是步步紧逼。

索尔和洛基轻而易举地将剩下几个人打成晕厥——本来洛基想将他们挂到隔壁十八层的大厦上去参观参观,可是被娜塔莎阻止了。

“这听上去很酷,”她轻快地耸了耸肩将最后两个人绑作一团,顺便用脚抵住其中一人的咽喉逼问,“谁派你们来的?”

那两个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索尔去帮斯蒂夫了,洛基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看着红发女特工审人。

“不如让我来?”他笑着用左手将刀刃锋利的那面靠近另一人的脖子,表情看上去足够无邪,但语气却十足恶劣,“我可以让他们一个人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活生生吃掉另外一个,你觉得怎么样,罗曼诺夫小姐?”

娜塔莎为此哇哦了一下。

“这比刚才那个主意好。”

“是吧?”邪神就知道他会和这个女人合得来,一双翡翠眼睛笑眯眯地弯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施展他的小把戏,“也许我们可以从他开始——”

他伸手去捏其中一个人的下巴,也是在这同时一把军刀从他侧脸飞过,在那苍白的脸上抹出了一道血痕。

洛基嘴角的笑容顿住了。

翠色瞳仁里的温和在娜塔莎的视线下渐渐散去,他伸手去摸自己的脸,低头却看见了鲜红的血。不多,也不痛,但是足够明显。他原本是答应索尔安分守己的,但现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Interesting.(有趣。)”

他冷笑一声站起来,脸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墨绿色的皮甲在日光下泛起金属光泽,连同他冷淡下去的眉眼一起,让人感到一股熟悉的狠厉——就像纽约之战时一样——邪神的左右手各执一把匕首,锋利得仿佛随时能割开空气。

“匕首都不会玩?”他用嘲讽的语气挡在了斯蒂夫面前,毫不留情地将美国队长给隔离在几米外,不顾对方的焦急地抗议。然后他对上了那个失手用刀划破他侧脸的家伙,翡翠眼睛怒极反笑。

“让我来教教你,蠢货。”

TBC

小剧场——

Loki:毁我容者杀无赦!!!!(小刀戳人中)

虽然并没有毁容(。)


评论(23)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