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甜饼联盟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28、29-

食用预告:

有糖!真的有糖!

队2剧情基本结束!锤基在旁若无人的吃糖!

我还是你们的小可爱!


28

航母上正在激战。

斯蒂夫好不容易狠下心来将冬兵远远地摔出去,他靠近了控制处的地方按下按钮,掏出口袋里的绿色芯片准备换掉原先的。但这一切远不如他想象中顺利。

被洗脑了的冬兵就像个机器人似的毫无痛觉,他飞快地冲上来阻止他。枪支被盾牌砸碎,他又掏出了短刀,那把轻巧的军刀发出阵阵寒光,斯蒂夫一点儿也不怀疑自己只要稍微心软就会命丧于此。

他用手臂挡住冬兵捅向自己的动作。

“Bucky!”

他叫着这个名字,犹犹豫豫,浅蓝如碎冰的瞳仁里全是挣扎。

冬兵的刀尖已经触碰到他的外衣,布料破碎声在千尺高空中稀薄得几乎听不见。那双漆黑的眼正盯着他,也许是打量,也许是想着从哪儿开始宰了他更好。

斯蒂夫用膝盖顶开了二人的距离,他倒退几步靠在栏杆上。这个时候往下看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也许一不留神就会从航母上掉下去。

他的时间不多了。

美国队长再度冲了上去,但这一次迎接他的,是冬兵精准的一拳。那只钢筋铁骨的手发出机械的克拉克拉声,让人毛骨悚然。斯蒂夫虽然避开了第一下,但对方仍打在了盾上,震动感几乎使他手麻。

也就是那零点几秒的迟疑,冬兵一个侧踢将他踹出了围栏。

他狠狠地摔在了下层的过道上,芯片从手中滑落到一旁。

“Bucky——”

斯蒂夫大声喊着这个名字,此时此刻他已经不期望冬兵能够有自主意识,他只是想通过反复念这个名字来提醒自己:在这场战斗中,他不能杀死对方,也不能被对方杀死。

这太难了。

他们在打斗中纠缠到一起,斯蒂夫紧紧地锁住冬兵的脖子将他反手摔过了肩——美国队长由衷感谢这航母的制造材料够结实——但对方飞快地趁他松手的时候向前爬行。

冬兵的目标是销毁芯片!

等反应过来时,对方手上已经捏住了芯片。斯蒂夫挥拳揍着这个脑袋不清醒的家伙,他用腿缠住对方的胳膊,用手臂勒住那喉咙——冬兵在挣扎,但美国队长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经过超级士兵计划的斯蒂夫罗杰斯,拥有绝对可怕的力气。

“So——rry——Bucky——”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句话,斯蒂夫感到对方的挣扎在渐渐停止。随后很快,冬兵就因为短暂的缺氧而昏了过去。而他则飞快地爬了起来,拿走掉在一旁的芯片,迅速向上奔跑。

航母下部的构造圆滑,在玻璃上跑步更加不明智。

斯蒂夫跳起来拉住平台的侧边,然后用力蹬腿晃了几下,一个后空翻跃了上去。他一落地就加速冲向放置芯片的地方,通讯器里希尔在不断的催促。

‘没时间了!’

伴随着希尔声音出现的是枪声。

斯蒂夫只感觉到腿上一痛,他晃悠了下身子半跪在地上。然后他转过头看见了刚才还晕在那里的冬兵正握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在这种时候,斯蒂夫却咧嘴笑了出来。

[巴基,你不会以为我就这样放弃吧?]

一条腿被打中了没关系,他还有另一条腿,他还有手和胳膊。斯蒂夫纵身一跳继续向上攀爬着,冬兵的子弹险些又打在他的手上,可是幸好没有。

冬兵看上去还没完全从脱氧中恢复,枪法没有以前精准。

斯蒂夫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成功跳到最上面的平台。他踉跄着奔向芯片操作台。

‘还有三十秒,Cap!’

他掏出了芯片。

“马上。”

子弹又擦过他的手臂,他顿了下。随后第二枚子弹终于穿透了他的身体。

斯蒂夫身子一软滑到在原地,他现在才感到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痛的。浅蓝的眼睛往下看了看,冬兵的枪仍对着他,只是这一次比前几回都要稳定得多。

他的腹部被打中了。血瞬间漫开,腥气在高空中也是如此明显。

美国队长自打在和平年代醒来就没受过这么多伤。他一手按在不断流血的腹部,一边咬着牙蹬腿试图站起来。他能觉察到航母已经不再上升高度,那意味着他们现在正身处三千英尺的高空,而马上,洞察计划就将开启。

冬兵的子弹打完了,他也在向上爬。

“等我做完这件事,”斯蒂夫喃喃着,喘了一大口气,撑着站了起来将芯片握在手里。他几乎快听不见通讯器里同伴们紧张的声音,但是他没办法是顾忌那些。冰蓝的眼静静地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冬兵,没有一丝退避。

“Bucky,我答应过你。”

咔哒。芯片塞进卡槽。

冬兵跳上了平台。他的眼神十分愤怒,他意识到每次在遇见这个家伙的时候自己都会倒霉,会完不成组织的交代,会莫名其妙的头痛和陷入空白的回忆。

他给了美国队长的脸一拳,对方毫无挣扎。

斯蒂夫中了两枪,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而此刻他腹部没止住血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但他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他成功地阻止了洞察计划,并且,他不会再还手了。

“巴基,你从小就认识我。”斯蒂夫说道。

冬兵打在了他的右眼上,眼周的皮肉也迅速肿胀起来。这非常痛,可斯蒂夫没有停止。

“你的名字是詹姆斯·布坎南·巴基·巴恩斯。”

冬兵暴怒地打断他“闭嘴!”

斯蒂夫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因为程序重新设定的缘故,本该射击人类的航母此刻已经开始互相攻击。斯蒂夫看着对方,随后伸手摘掉眼罩,扔了出去。他的身体在这一刻全然放松。

“我是不会跟你打的。”

他一松手,几乎等于他半身的盾牌就这样从三千英尺的高空坠落。

美国队长可以失去盾牌,但是,他不能失去挚友。

“你……是我朋友。”

回应他的是冬兵毫无怜悯的铁手,他彻底被打到在玻璃上。那只不该属于人类的手按在他的喉咙上,渐渐用力,但另一只手却停在了空中,犹犹豫豫。

那对冰蓝色的眼睛,真的好眼熟。

冬兵说,“你是我的任务。”

斯蒂夫笑了,“那就完成任务。”

他们是军人,七十年前是,七十年后亦是。

“因为我会陪你走到最后的。”

……

‘我会陪你走到最后的,斯蒂夫。’

 ……

沉默间头顶的航母早已承受不住炮火轰炸,一整块钢筋从高出砸了下来,砸在他们身边。玻璃瞬间碎裂开来,冬兵反应过来抓住一边的围栏,而他的“任务”就这样掉了下去。

一瞬间混乱地记忆纷至沓来,将原本冷静漠然的大脑给刺激的辨不清方向。冬兵从未觉得自己这样手足无措过,他甚至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失去了什么。

耳边是天崩地裂般的声音,炮火与硝烟涌进了他的鼻子。他盯着千尺下碧蓝的湖面,突然看见了他从未看见过的景象。

雪山高速前行的列车。

相继从钢丝上滑行的士兵。

永远站在最前面的高大的身影。

‘斯蒂夫——’

是谁失手永坠深渊,又是谁在风雪中拼命呼唤。

……

他松开手,同样坠入了湖中。

 

索尔交代了娜塔莎不许再让洛基喝酒,随后再度联系上海姆达尔。

这一回他们非常默契地当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雷神将最近发生的几点疑问都交由同伴转达,还补充了洛基之前“看见”的梦。

奥丁听了之后有些意外,但一时间他也难以确认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或许是心灵宝石的缘故,”众神之父思索着解答,“在整个宇宙里,一共存在六块这样的宝石,分别是力量、时间、空间、灵魂、现实和心灵。心灵宝石,是我亲手将它封存在权杖中的。它顾名思义,能增强心灵力量,甚至可以控制他人思想……”

奥丁一口气说了很多,但想到后面要继续说的话他却停了下来。

索尔敏锐地注意到了这点,他疑问道,“父亲?”

“你曾和我说过,洛基曾感受到宝石对他的召唤,但在权杖失踪后就恢复了正常。加上海姆达尔无法看见中庭,我推测,可能是宝石的力量变强了。包括洛基在梦中看见的东西,都是宝石的影响。而现在他们都恢复正常,也许,是因为人类将宝石放在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这听上去足够严重。

索尔渐渐拧起了眉,“的确,有这种可能。”

“所以我们不能放任宝石的力量再继续强大下去了。”

奥丁给了他忧心忡忡的妻子一个温和的笑容,随后道,“索尔,将宝石带回阿斯嘉德。”

“是,父亲。”

 

窗外的航母燃起熊熊大火,黑烟不断从各个角落燃起。

雷神靠着玻璃看向外面的表情不太好,嘴唇抿着不知道想什么。

洛基想了想走到他边上拍拍肩。

“你看上去糟透了,”邪神故意嘲笑着,漫不经心地伸手去玩对方乱糟糟的金发,“像是全世界人都死光了一样……还有这造型,天啊Thor Odinson,我都不敢对别人说我们是两兄弟。”

索尔无奈地看他一眼。

“我们本来就不是亲兄弟。”

随后他感到头皮一疼,那个小骗子下手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索尔腹诽着,将注意力从外头的航母上挪了回来,他看向洛基。

“如果我们是亲兄弟的话,有人会哭的。”邪神舔了舔唇,指间绕着金发微微用力。但随后他就发现那不只是金发,还有一缕黑色。

这好像是他的头发。

“……”

索尔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顿在金黑交错的那缕小辫子上。

“喜欢吗?”

“什么?”

洛基的皮肤非常凉也非常滑,索尔轻易就能将他的手包裹住。他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头发从小骗子手里一点点拉出来,然后手腕一用力把他拉进怀里。

尼克福瑞在远处一副没眼再看的表情,此刻他大概庆幸他只有一只眼睛。

“你可以换种方式安抚我,那些话并不是很好听。”

“……你以前不是这样说的。”洛基闷闷的声音在肩膀处,他仍盯着那缕头发。

索尔似乎在笑。

“因为现在你不仅仅是我弟弟。”

索尔还在想着奥丁的话,他很担心宝石的作用放大后会造成何种后果。虽然从目前来看受影响的只有海姆达尔和洛基二人,但他放心海姆达尔,却难以放心那对翡翠眼睛……

洛基毫无预兆地咬了他的肩膀。

“花言巧语。”

 

 

29

洞察计划终止任务几天后。

许久没出现在神盾局的钢铁侠在开车到大门口,随后他怀疑地摘下了自己的眼镜。

“贾维斯?”他问着自己的AI管家,“你没开错地方吧。”

“No,Sir。”智能管家迅速调取了当日新闻作为资料呈现在托尼面前,而这时黑寡妇的电话及时打了进来。那张美颜过分的脸立马出现在电子投屏上。

“神盾局在装修……?”托尼迟疑地看了眼那幢几乎被拦腰折断的大厦,“动静太大了吧伙计。”

娜塔莎在屏幕里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你错过了很多,托尼。”

“当然,钢铁侠忙着拯救世界而斯塔克忙着赚钱和研究高科技。”他关上车窗示意贾维斯把车开到车库里,才继续问道,“所以你们又进行了一场世界大战?”

娜塔莎的表情看上去活像是刚吃了一盘印度菜——她讨厌那个。

“我们在会议室里等你。”她低下头看了眼表,“五分钟后见。”

然后她单方面关闭了通话。

托尼气鼓鼓地盯着那屏幕,心想他今天就应该陪小辣椒去逛街而不是抽空来他兼职的超级英雄总部开会。

 

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复仇者们的聚会从大厦挪到了神盾局。

托尼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雷神和他弟弟旁若无人的坐在一起,那个第一次见面差点儿没削了他的邪神此刻正吃着某种看上去像是布丁的食物。

“吃布丁吗,托尼?”布鲁斯招呼着他。

还真是布丁!

钢铁侠几步走到他的位置上坐下。他发现正对面空着,那是美国队长专属的位子。

“Where’sCap?”他语调上扬的疑问,在他的印象里老冰棍儿是不可能迟到的。

娜塔莎关闭了会议室的灯,让整层玻璃暗下来变成单向的,随后她坐到托尼右手边的空位上解释了斯蒂夫缺席的理由。

“他在医院接受治疗。”

托尼发出了意味深长的一个哦。

“他和巴基在三千英尺高的航母上打了一架,然后在航母被重创后从天上掉进了水里。”桌子边一个黑人耸了耸肩,用调侃地语气说道,“他还能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活着,简直是个幸运儿。”

托尼这才注意到他。

“你是?”

“山姆·威尔逊。前美空军,伞降救援兵,”他们隔着桌子握了个手,“目前受局长的邀请加入复仇者。你可以叫我猎鹰。”

“哦!欢迎,”托尼在娜塔莎忙忙碌碌操作着电脑的时候寒暄了一下,随后他皱起眉,“刚刚你说的……巴基?谁是巴基?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也许你去过美国队长的博物馆,他有个好朋友就叫巴基·巴恩斯。”

“……你们是认真的?”托尼环视一圈发现没人搭理自己,他嘀咕着,“我记得他牺牲了。”

的确博物馆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巴基·巴恩斯是美队身边唯一牺牲的同伴,托尼对自己的记性有信心。但同时,他也发现了,每次来参与这种会议都会遇到让他意想不到的新情况。

“好了男孩们!”

娜塔莎终于停止了敲打键盘的动作,她示意大家停止交谈。随后那那双灰褐色的眼睛眨了眨,露出满意地笑容。

“我们在一周后有个任务,地点是在北欧的索科维亚。”

随着她的声音,众人面前出现了无数关于索科维亚的资料,而处于正中央的则是一个老式城堡(或者说堡垒)型建筑物。图片看上去并不清晰,但毫无疑问那里看上去冰天雪地的。

“北欧。”托尼忍不住在心里腹诽那儿完全不适合人类生存的气温。

娜塔莎扫了他一眼,又意有所指地看向阿斯嘉德神兄弟。

“北欧正好也是你们神话发源地。”

她耸了耸肩,洛基想到前阵子待在复仇者大厦时看过的那些神话故事,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哪怕其中有一丝刻薄也完全掩盖不住这点。

索尔不明就里地看洛基。

“人类说我是你舅舅。”

“……”索尔的脸色露出了WTF的表情。

四周传来几声噗嗤。

娜塔莎略微责怪的看了眼爱恶作剧过了头的邪神,摇摇头。她继续投放着资料,代替缺席的美队来解说任务内容。

“目前已知这里是九头蛇的基地,他们利用权杖对实验人员进行各种人体实验。”黑寡妇顿了顿,但电子屏上的照片已经飞快地出现在他们视线里。那是张非常模糊的照片,至少是航拍后被无限放大的,上头有两个年轻男女和一群工作人员。

画面中的男性身着蓝色运动装,女性则是红色皮甲。共同点是都看不清表情。

“这是我们拍到的唯一一张有用照片,我们猜测这两个人也被改造了。”娜塔莎拍拍被投影的墙面,提醒道,“如果到时候遇见了,大家要提高警惕。”

克林特终于举手示意。

“他们很可怕?”

娜塔莎关闭了投影,室内又恢复明亮。

“我们还不确定他们的能力。”

因为未知,所以可怕。

 

会议结束后,布鲁斯和克林特结伴回了复仇者大厦,他们决定在行动前实验一些新的打斗技巧和战术配合。同样回去的还有愁眉苦脸的斯塔克,他几周前才和小辣椒承诺会给她一个完美的假期,而现在他又不得不参与新的行动。

新时代的完美男人也是很难做了。

猎鹰没有跟着大家去,一方面是经验不足,另一方面在福瑞和斯蒂夫的拜托下,他得去寻找失踪的冬兵。于是他只是熟悉了下复仇者们的日常会议,就独自离去了。

索尔和洛基还在会议室里吃下午茶。

准确的说是邪神一个人在享受下午茶,而他哥哥正在翻阅从阿斯嘉德拿回来的资料——这位昨晚回了趟神域,带走了不少书。

弗利嘉为他们准备的书大多和宇宙奇点以及六颗宝石相关,当然还夹了一些冰霜巨人的历史。索尔主要是翻看前者,那上面明确地记载着每颗宝石的作用,他惊讶地发现阿斯嘉德居然拥有其中两个。

他抬头用古怪的视线看着洛基。

“你大概是唯一同时拥有两颗宝石过的 ,Loki。”空间和心灵都在邪神手上过,并且不约而同地加强了他的魔法。

邪神耸了耸肩,吃了一口布丁。

“现在你明白我当初有多不可一世了吗?”他假笑着,修长笔直的双腿毫无形象地放在会议室的桌上,拿着勺子的手更是挥来挥去的表示着主人的心情,“你们真该感谢那个绿色的大家伙……”

他顿了下,似乎是想到了被殴打时的情形,又狠狠地挖了一勺。

“——不过我讨厌他。”

索尔笑了起来。

“那是你太不听话了,”他用书拍拍身边的椅子,示意洛基坐到自己身边,但邪神显然习惯了不按常理出牌,“哦——Loki!”

他坐到了他的大腿上,靠着雷神的臂膀慢条斯理地小口小口吃着甜食。

“你吃太多布丁了。”

索尔扫了眼一边摞起的塑料盒,忍不住叹息,“还有,这里是会议室,你这样会被很多人看见。”

黑发邪神转脸看他,美丽的翡翠眼睛不怀好意地笑着。

“我们做什么了吗?”

他把布丁放到一边,稳稳地向后靠在雷神的怀里,闭上眼漫不经心地说着。

“我只是坐在你腿上而已啊……小时候你不是经常这样抱着我?”

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索尔想。那时候他们都还没长大,洛基留过一段时间长发,看上去就好像女孩子似的。洛基为此别扭了好几年,直到索尔后知后觉地把自己的头发也默默留长了,他们才和好。

洛基的右手已经摸上了他的头发。

“这儿有我……”他轻声说道,带着点得意,“真想看看希芙他们知道了是什么表情。”

索尔按住他不太安分的手,“海姆达尔已经知道了。”

两手交叠,五指不约而同地扣到了一起。

“Thor,你在担心。虽然你没说,但我感觉的到。”

邪神用左手拉过对方的手,按在胸口处,那里有什么他们彼此都很清楚。

“你瞒不了我的,你忘了?”小骗子语气恶劣地提醒,“你已经被我刻在这儿了。”

从来都只有他骗索尔的,索尔休想在这方面赢过他。

耳边传来轻微的叹息声。洛基想就算索尔不说的话他也会绞尽脑汁地逼问出来,但他低估了他哥哥对他坦诚的程度。

“我只是担心那宝石对你的影响。”

啊哦,还真是这个问题。

邪神垂下眼思索着该如何回答——他长长的睫毛看上去像某种羽翼,优雅极了——索尔一低头看到的就是这种画面,他的心跳忍不住快了起来。

“我会乖乖的……你知道,我在你面前一向很乖。”正耐心地安抚着巨型金毛犬的洛基忽然话锋一转,“不过……你心跳好快。”

因为背靠索尔的缘故,那清晰的心跳很快就干扰了他的脑袋,他不得不把自己从“如何安抚索尔”的话题中出扯出来,正视他们现在的气氛越来越暧昧这一事实。

虽然,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没人可以抵挡谎言之神的蛊惑,奥丁之子亦然。

他为此高兴起来,决定先暂时不去管那些让人心烦意乱的担忧。翡翠眼睛轻快地眨了下,在索尔沉静的视线里,他抿起嘴角。

“Now give me a hug?(现在给我一个拥抱?)”

越是靠近越是挪不开眼。

邪神原以为自己是蛊惑他人的那个,却没预料到自己也会有被反诱的一天……或许是因为那双蓝眼睛里只有他,也唯有他。

他赞叹那蔚蓝的瞳仁,既是深沉温柔的大海,包容万象,将人深藏;也是摧枯拉朽的闪电,充满炽热,灼烧一切。

“也许我会被溺毙其中。”他低喃着,随即被对方用手轻轻地捏住了下巴。

“No,I will give you a kiss,my brother.(不,我会给你一个吻,弟弟。)”

 

桌上的玻璃杯被尽数推到在地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黑发青年坐在偌大会议室里仅有的桌上与人接吻,他一手抵在对方的肩上,一手撑在身下的桌子边。急促的呼吸在彼此唇舌间流转,他们根本无心顾及这里是否正被人监视着,一心都只想将对方吃下肚里。

“Thor……”沙哑柔软的语调含糊着叫着某个名字,随后又被重重堵上。他好不容易才从吻中换了口气,就感觉自己被人按到在桌上。木质方桌宽大却冰凉,甚至还有点硬,咯地人脊背发疼,可抱着他的人却一点也没发现。

他不得不用劲把对方推开点距离,好让自己说上句连贯的话。

“天哪……你绝对是想谋杀我!”

被吻得五迷三道的邪神有点儿生气,他瞪着对方,全然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神现在毫无威慑力。洛基微微咬牙,在指间捏着一片小刀,打算给他哥哥点教训。

可是还没出手就被拦了下来,索尔仿佛早知道他会干这种事,那只大手只是掐住了他的手腕略一用力,刀片就掉在了地上。

“你不怕被人看见了?还是说你这么快就不担心我了?”

他稍稍后靠平复着呼吸,故意问着让彼此都神经紧张的问题。但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了索尔的手正顺着他的腰部来回抚摸,一点点加重了力道。

“我怕,”索尔说着,并未停下动作。洛基甚至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略微失神的自己。然后他听到那个声音说着,“所以我在感受你。”

索尔只回答了后面的问题。随后他低下头从颈侧开始亲吻对方微凉的皮肤,炽热的呼吸轻拂过肩膀,缓缓向下,这让邪神向来聪明的脑袋变得迟钝。如果不是听见了自己衬衣扣子掉在地上的响动,洛基根本意识不到索尔在做什么。

他想阻止,但是索尔却说了一句足以让他僵硬的话。

“——况且,你不是早就用你的小把戏让监视器失灵了吗?”

他吻上了他胸前浅金的铭文,低笑着说道。

“我亲爱的弟弟。”

TBC

 

小剧场:

关于锤基最后到底有没有开车的小真相。

(亲吻中某人的手机响了)

洛基:……好像是娜塔莎的电话

索尔:……

索尔: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用中庭的东西了?

洛基:前几天……好了松开我,我们得走了。

索尔:你这样很过分,弟弟。

洛基:(笑)我不一直这么过分吗?

……

虽然很久以后还是被吃的死死的但是至少现在跑掉了呢。

今天基妹也是守身如玉(?)的一天。


评论(22)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