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甜饼联盟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39-

食用预告:【怀孕预警?】

基妹揣了个蛋...但很显然我不会专注于描写怀孕的日常...

复联二剧情至此结束。

快银没死和盾铁的对话都是我的私心,毕竟是同人,我想他们好好的。


39

半月后,阿斯嘉德。

金碧辉煌的宫殿顶端绘有五色斑斓的画像,既有奥丁的先祖也有他的子嗣。洛基坐在王位上静静地看着,在那些被记录下来的画里他总是与自己的哥哥并肩——雷神的赤金与艳红,邪神的幽绿和漆黑,他们总是这样背道而驰却又古怪的相辅相成。

嗒,嗒,嗒。

清晰的脚步声自门外响起,王座上的黑发邪神听见却连眉毛也不抬一下。

“你确定要这么做?”彩虹桥的守护者从殿外步入,长靴踩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动静,来人拥有一双奇异的橙黄瞳仁,可以看透宇宙万物,看尽世间苦楚。他正视着坐在王位上的青年,语调冷静,“这不是个好主意。”

这当然不是个好主意,他又不傻——洛基心中无声咒骂——但是他这不算下下策,运用得当还是能成功避免危机的。

于是他说,“我没指望你们会配合我。”

王座上的青年手执奥丁的长枪,讥诮地笑着。

“你们可以离开,去找Thor。他比我更需要你们。”

海姆达尔沉默片刻。

“我知道你送走了他们,这不是你会做出来的事情。你真的考虑过后果吗?”守护者目光沉沉地顿在青年的身上,“你的身体很糟糕。我看得出来。”

“那又怎样?”

那是个意外。洛基根本没想过在这种时候去迎接一个崭新的生命,他甚至在欢爱中抗拒过索尔——但凡事都有例外,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着清醒。就好像不久前那次浴室里,他在热气氤氲的水雾中被冲撞地迷失自我。

他没有彻底拒绝索尔的进入。也就这么一次,就让他不得不揣着个蛋——好吧是揣着个小家伙,回到阿斯嘉德坐在奥丁的王座上假扮他总是偏心的老父亲。

邪神愤怒地想着这不公平的一切。

随后他手一拂,绿光闪烁在王座将他变了模样。海姆达尔只能看见“奥丁”正端坐在那里,他的表情没有迷茫和慌张,像是将接下来的话早在他心中排演了千百次一样。

“他曾给过我一次活下来的机会。”

是洛基的话语,也是奥丁是声音。

这个孤掷一注的决定是邪神背着他哥哥完成的,从私下和红衣女巫的约定开始到偷跑回来找母亲帮忙,再是只身一人从奥创手中夺回心灵宝石,到最后亲手将他名义上的父母送离了可能会发生危险的神域。

太疯狂了,这根本不是他。

可是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洛基在离开索尔他们后见到了灭霸。

应该是“终于”又见到了灭霸——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他对面,蓝色的外表和巨型竖纹下巴使他看上去过分古怪。诞生于土星卫星泰坦的永恒一族总是高大过人,他们的体型甚至不逊于绿巨人浩克。

这意味着邪神在他的面前只是个小家伙而已。

邪神脑内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告诫自己必须要镇定。

“你非常大胆。”

灭霸拨弄着左手上那只巨大的金属手套,手套的四个指节处微微凹陷,洛基低下头去避开对方喜怒难测的眼神,将视聚焦在更远一点的地方顿住,好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冷静。

“我以为您知道,我一向如此大胆。”

男人发出一记冷漠的笑声。

“你既然敢只身见我,肯定有什么要说的。”

当然,邪神充满了谎言与诡计的脑袋在高速运转着,他在来之前——甚至是第一次和灭霸谈交易时——就已经做好了会有背离这个男人的准备。而现在是时候将这个巨大的谎言卷轴慢慢展开了。

他翠色的眼渐渐认真起来,“我手中有两块无限宝石的下落。”

阿斯嘉德的宫殿历史足够悠久,他花了不少时间翻阅关于灭霸手套的文章。虽然收获不多,但好歹有了些眉目——他知道对方在收集四颗无限宝石。

“宇宙魔方是我给你的,”提到这里灭霸就皱起眉,他语气不善,“你只有一块。”

“不不不。”

邪神终于微笑起来,他摊开右手幻化出一种诡异的暗红,温和地否决了对方刚才的话,“我所拥有的是心灵和现实之石。”

当初从简身上剥离出的以太粒子后来落入奥丁的宝库,而现在这宝库的主人暂时变成了他。洛基从灭霸的眼中看见了对宝石的兴趣,随后他掐灭了这幻象。

“——很好,”男人慢慢地说道,屏退了周围的几个属下,“你没有让我太过失望。”

“是的。”

“你有何所求?”

王权富贵?安稳平静?还是美人在怀?

不,和一个想要征服全宇宙的家伙交易时,绝对不能只求这些。

邪神小心地想着。他苍白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举动却随意起来。因为他知道灭霸屏退黑曜五将就已经是对他极小的承认了——这足够他继续表演下去。

“我只想要……”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的语气轻快却隐隐狠毒。

灭霸听见后大笑起来,那笑声响得几乎震动起他整个胸腔,随后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邪神。

“非常简单,非常有趣——”赤红的瞳仁锁定在邪神身上,他说道,“你果然是个小疯子。”

洛基报之以浅笑。

空气中急速吹动着风拂起了他半长的黑色卷发,那双翠色的眼在黑暗里幽幽发亮,他过于苍白的皮肤交织在这黑绿色中,让人心甘情愿地相信他确实是个疯子。

灭霸的笑容猛地停住——大概是一秒,也许两秒——他沉声道。

“我答应你。”

 

欧洲,索科维亚。

对复仇者们来说打架斗殴抓逃犯都不算什么,毕竟他们第一次并肩作战就是在被外星人入侵的纽约。而这第二次显然声势浩大得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炸掉了一整个城市。

皮特罗身上多处中弹,但好在性命无忧。他惨兮兮地躺在鹰眼边上,那个曾和他打了一架的弓箭手正“啧啧啧”地来回扫视他。

“你不谢谢我救了你?”旺达正在给他换纱布,皮特罗难得开着玩笑,但这后果就是腿上被妹妹猛地用力一拉,“啊——疼!”

打了个蝴蝶结。

“你再不老实我就把你扔出航母。”

红衣小女巫的法力越发强大,在这场战斗中她甚至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她凭一己之力维护着最后那处的安全不让任何机器人接近。

皮特罗龇牙咧嘴挤出个笑,向妹妹讨饶,“你不能这样对你哥哥,旺达亲爱的。”

“鉴于我哥哥差点死在我不远处我真的没办法这样做——”她看似不经意地拍了拍那个伤口,在皮特罗的大呼小叫中恶劣地笑了,“你得安分好一阵子呢,皮特罗。”

显然,做哥哥的那个无奈地叹气。

“我长这么大还没安分过。”他喃喃着。

旺达抱着止血带和纱布已经走远了。

斯蒂夫和托尼疲惫地靠在一个角落里,他们俩自从上次吵架后就没安安静静坐在一起超过两分钟。根据娜塔莎的不完全统计,他们最长一次一起沉默的呆了1分57秒,还是在福瑞交代任务的时候。

“我又救了所有人一次,”托尼抬起面盔,深呼吸着,“你真该为我立个纪念碑什么的。”

“别瞎说,”斯蒂夫瞥了他一眼,在超越体能极限的疲惫下还是忍不住笑起来,“我只为死去的人立碑。”

“那太可惜了……”

钢铁侠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美国队长犹豫着递过去一块手帕。前者迟疑了下,但很快他还是接了过来,然后又重重地靠上航母的舱门。

“……”

“或许我该说声对不起。”

斯蒂夫打破沉默,“我一直在思考索尔的话,幻视的作为我也看在眼里。你们也许是对的,是我太固执了,很多事情并非一成不变。”

托尼惊异地扭头看他。

“你是奥创吗?”

“……托尼。”

“OK,开个玩笑,”钢铁侠举手投降,他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安定气氛,慢慢说着思考了许久的话,“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斯蒂夫。你是活在几乎一百年前的人,我不强求你能接受我们的想法。但我只想和你说,复联是个名字——代称——什么都好,不只有我们。在我们之后,会有无数人接过它,来继续保护这个世界。”

“或许你该对上次差点打到我说个抱歉?”

美国队长不是愿意臣服的人,骄傲如钢铁侠亦是。他们就像是一块磁石的南北极,被神盾局召唤才绑定在一起,或许他们有共同的目标,但是行为上却是全然相反。

“抱歉……我知道。”

“你别摆出这个表情,”托尼在这个时候还能抽出力气翻个白眼,“别人会以为我欺负你了。”

你什么时候没用你那利索的嘴皮子欺负人?

斯蒂夫无奈地想着,但他心情稍微好了点,随后他又问了个蠢问题。

“我们还是朋友吧?”

“……显然。”

从斯塔克少爷的表情里就能看到他这问题有多愚蠢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出声。

“索尔呢?”

娜塔莎在安置灾民时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四处寻找着,但并没有一个人看见那个金发大个子的下落。

“他大概是去找洛基了,”克林特拉住她,语气温和,“娜塔莎,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我可以——”

“去休息吧,还有人在等着你恢复精力去找他呢。”鹰眼见不得向来风风火火的同伴这幅逼迫自己忙碌来遗忘什么的样子,他试图安慰,却觉得这简直不是安慰我。

红发女特工的微笑凝固在脸上,她沉默了。

“我现在理解雷神的心情了。”

他们同样都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TBC

评论(7)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