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noa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40-

食用预告:

没啥警告....基妹在锤哥要开车的边缘踩刹车了?


40

索科维亚事件对复仇者们而言是一个分支点。

雷神和绿巨人相继失踪,这两个家伙但凡有了准备那就是上天入地也没人能找到他俩;另一方面,银红兄妹,幻视,猎鹰和战争机器的加入又让这支队伍在无形中壮大。斯蒂夫和娜塔莎不得不背负起教导新成员的职责,在斯塔克少爷不在的日子里,兢兢业业地陪这群新鲜血液训练。

时间不紧不慢地走着。

“旺达!”走道里,皮特罗从后面突然出现一把抱起了他的妹妹,笑眯眯地展示着自己身上的新战衣,“这衣服怎么样?我穿的感觉还不错啦,听他们说是可以减小跑步中的阻力还能够防水防火……”

他唠唠叨叨着,一如既往。旺达想给他个白眼都提不起劲儿,她只能用食指戳了下对方的脑门,“快放我下去——快银!”

快银——这是大家给皮特罗的新外号——他抱着妹妹在原地转了个圈,然后从善如流地放她下来。皮特罗是个五讲四美的好小伙,他珍惜生命,不想因为激怒红女巫而被魔法挂在复仇者大厦38层的墙面上被人围观。

绯红女巫是大家对旺达的亲昵称呼,因为她的魔法波动呈现出淡淡的红色。

“下周的任务名单上有你,没有我,也没有幻视——”皮特罗不大高兴地说道。

“没你我已经猜到了……不过这关幻视什么事?”

“我们可以保护你啊!”

旺达抿了抿嘴,用琥珀色的大眼睛将他好一番打量,“seriously?(认真的?)先不说保护的事,我记得你之前还很不喜欢他。”

你不能指望任何一个男人对他们妹妹的倾慕者在第一时间里表现出友善。皮特罗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银发脑袋,“哦——那是之前。”

“你现在喜欢他了?”

“什么?嘿旺达——这话听上去太奇怪了!”

皮特罗嘀咕着,旺达却笑了起来。红女巫拍了拍她哥哥的肩膀安慰道,“想想和我一起去的都有谁?美国队长,黑寡妇,猎鹰——”

“Oh,come on!那可是实战!”

这一年里他们大大小小也出过些任务,但这种围剿九头蛇余孽的活动他们连边都没摸着过。好不容易现在有这样的机会,皮特罗觉得自己简直闹心的像个老妈子。

旺达叹气。

“我会没事的,因为我有个好老师,”她轻描淡写地提到那个已经很久没见到过的男人。

邪神冰冷的微笑和幽暗的翠色眼睛到现在还会偶尔出现在她梦中,伴随着过去短暂的相处片段零散在记忆中。甚至是和幻视一起练习时,看到对方额间明黄的宝石,也会让她记住,曾有过一个启蒙者式的人物将她带上了这条成为复仇者的道路。

可那个人,并不温柔,也不可亲。

“……他是这世界上最矛盾的家伙。”

旺达低声说着,随后像个独守秘密的小女孩一样笑了起来。

 

洛基这一年多里活得可谓缤纷多彩,前所未有。

他扮演着奥丁的身份,不得不处理阿斯嘉德内所发生的各种事情(所幸海姆达尔有帮助他),有时候连着两三晚不睡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另一方面他和灭霸的约定也已经基本谈妥,在合适的时机他将亲手奉上三颗宝石(心灵,现实和空间),但前提是保证阿斯嘉德的平静。

除了以上两件让他连轴转的情况外,最让邪神感到焦头烂额的是他肚子里揣着的小家伙。

头几个月它很安静,甚至安静地过了头,洛基不得不每晚睡觉前自我检查确认它还活着。然后它慢慢长大了——别期待他会跟个孕妇似的大着肚子乱跑——邪神为自己至少加持了七八个法术,以确保他的腰身纤瘦如初。

好歹他得要套的进奥丁的衣服!

而最近一个月,也许是最近两周,洛基能明确感觉到肚子里那颗蛋——那个小家伙在动弹。它偶尔动动胳膊,偶尔踢踢腿,白天睡饱了之后就在晚上可劲儿折腾他。

夜幕四合,明月高悬,阿斯嘉德的晚上安静极了。

寝殿内黑发青年睁着眼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一手按着腹部自言自语。他的表情看上去倒是很温柔,但说出来的话却是——

“你再这样乱动弹我就把你给挖出来扔进魔法里养上个三百年!该死的……诸神在上,我这两天都没好好合上过眼!”

如果索尔听见这话一定会说这胎教实在太血腥了你不能这样,洛基乱七八糟的想着。他说出口的话永远刻薄而充满威胁,但那只手却是违背了冷硬语言的轻柔。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过腹部并不明显的凸起,继续嘀嘀咕咕。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不想睡——可是我想睡了。”

小家伙动了动。

“天哪!看在你父亲辛苦操劳一整个王国的份上,作为继承人的你能不能给点面子?”没有充足睡眠的孕夫整个人都暴躁起来,他翻了个身背对窗外过于明亮的月色,努力想快速入睡,但它又动了动。

洛基僵住了。

“——你说你想要个名字?”

它没有开口,但身为母体(关于这点邪神并不愿意承认)的他能明确感知这个小不点在想什么。只是这么久了洛基都没想过要好好的给孩子起个名字。

他犹豫了,在被困意侵袭的时候脑袋格外不灵光。邪神拉了拉被子将自己裹在柔软的被褥中,他想他实在不擅长给一个孩子取名。在阿斯嘉德,能给孩子起名的多半是他们的父母或者长辈,至少也得是双亲。

但他现在只有一个人。

洛基忽然恼火起来。

他独自在阿斯嘉德忙里忙外,而他愚蠢的哥哥甚至都没想过要回来看一眼——他只是联系过海姆达尔那个白痴就又单方面掐断了联系。

最好索尔一辈子别回,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统治阿斯嘉德了!

“去找那个蠢货要名字吧,我要睡了!”

“……”

这回它不闹腾了。

 

世界的另一头。

索尔在九界各地穿行了大半年,他惟独没有回过阿斯嘉德。但好孩子雷神会在惦念父母时向海姆达尔寻求消息,但同样地,他也会拜托挚友转达自己不愿先回去的请求——只是这次奥丁出乎意料地好说话,没有过分追究他的固执和任性。

想到这里索尔就想叹气。因为即使是这样,他这一年多来也没什么进展。小骗子就好像故意躲开他似得,消失的一点踪迹都没,他都找了不知道多少个星球了!

越想越气。

雷神躺在床上盯着那粗陋的天花板发呆,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最近一段时间他频繁梦见了诸神黄昏,于是他一路追寻着火焰巨人的踪迹到了这儿。

这是他呆在这个星球上的最后一晚,过了今晚他就得去解决苏尔特尔,再然后去下一个地方寻找洛基。如果再找不到他弟弟的话,他就得回去寻求父母的帮助了。

但愿他们能接受洛基又被自己搞丢了这个事实……

索尔叹息着进入了梦乡。

 

洛基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他大概是在做梦。

这种感觉很古怪,因为他清楚自己在做梦,但这梦又太过真实——就好像是他和他哥哥第一次滚到一起去时。他的灵体被从阿斯嘉德的山头拽到了床上,被索尔狠狠地按在床上给……打住。

邪神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热的脸。

可不能再想下去,单身孕夫格外艰难,一旦有点什么需求还得自给自足。

他得心平气和,他得心如止水,他得……

洛基胡思乱想着,却冷不防听见后头传来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惊讶迟疑也带着欣喜。

“Loki……?”

“……”

他坐在床上一顿一顿地回头看去,那个男人就站在几米开外,蔚蓝的眼中满是震惊。

“Brohther……”邪神喃喃着,如果他不是清楚这是个梦的话,他估计早跑了。但现在他却一点也不想跑,他看着他哥哥说道,“我可没想到这个。”

索尔的脸色一变再变。他开始是高兴的,但很快这种喜悦就变成怒气——蓝眼睛里的暴怒让邪神下意识往后退——索尔便也几步走到床前,直视着他翠色的瞳仁。

洛基的背抵到了床头,他身子一僵。

“说说看,”雷神扯起堪称冷酷的笑容,“这次又是为什么?这一年多里你有没有想好用什么谎言来搪塞你亲爱的哥哥我?”

绿眼睛眨了眨,细微的慌乱后是镇定,他微微仰起脸看着索尔——反正这是梦。

“我本身就是谎言的代名词。”洛基高傲的小表情让索尔恨得发狂,他恨不得将他按在这张床上,干得那张嘴里再说不出这样的话。

索尔挑高了眉,“是吗?”

雷神开始脱自己的铠甲和外衣。

“Wai、Wait!”小骗子抓着床单往反方向跑,“这不是我的梦吗!”

洛基惊慌失措地发现他在梦里也不是他哥哥的对手。他被那只粗糙的大手拽住睡衣后领,然后稍一用力那些衣扣就不听话地散开,露出了堪称优美的锁骨和单薄的肩。

——原先洛基还是有不少肌肉的,但最近一年的当王生涯让他基本处于只动脑子不动手的状态,以至于事到临头逃不过兄长的怪力。

索尔喉头微动,低笑出声。

“很遗憾,这恐怕是我的。”

雷神轻易地将对方压倒在床上,他不得不承认在长久的遍寻不得后自己心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索尔以自己会高兴,会激动,但到头来小骗子的表现只想让人将他按在柔软的大床上做到求饶为止。

这样想着,索尔手上的动作忍不住用力起来。他可以确定他在对方的身上按出了红印。而那双绿眼睛——他抬头看见——这会儿连眼角都被熏红,像一块上好的翡翠被浸润在水中待人赏玩。他似乎马上要落下泪来。

这短暂的停顿中,洛基将手按在他哥哥健壮过分的手臂上。

“不行——”他微弱地抗议着,已经被这个梦吓得退化了语言组织能力,“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梦里也不行……”

索尔靠近他,另一只手轻柔却不失威胁性地抚摸着对方脖子上那小块皮肤。

“Why,loki?”雷神亲吻过那淡色的唇,“你逃离了我身边,在梦里也要拒绝我?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

翡翠眼睛透露出一丝难堪,洛基无法直视索尔的眼睛,因为他怕看见其中带有期待的自己。他选择避开那道专注的视线,轻声打断了对方的话。

“——我怀孕了。”

 

索尔惊醒了。

他猛地坐起简陋的石床上。外头月渐西斜,远处泛起鱼肚白的光。

“……”雷神混混沌沌地想着刚才究竟梦到了什么,随后干笑着按着自己发晕的太阳穴,自言自语,“不可能不可能,这只是个梦。”

拿起身边的雷神之锤,他起身打算去解决在这儿的最后一个麻烦。

火焰巨人苏尔特尔。

TBC

评论(16)

热度(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