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甜饼联盟余本通贩中。

《兄长乘以二》02(NC-17/双锤一基/中篇)

背景:

雷1剧情开始前的索尔和洛基(约三百年前),因为洛基的小魔法产生了时空混乱导致另一个Thor(灭霸大战后)穿越到了他们所在的时间点。在发生一系列你懂我懂大家懂的古时候Thor最终回到未来,而索尔和洛基也将……(懒得编了你们都懂!)

于是两锤一基

未来剧情含3人play等...视具体情况而定我会打提示。


前文戳这里   01


02

之后连着半个月神兄弟都没碰上面。

索尔是吓的,本来一个恶作剧之神就够他提心吊胆,更别提现在那家伙如虎添翼……三百年后的自己居然是这种性格?还有头发?他最喜欢的那头长发怎么也没了?

烦闷的大王子边喝酒边摔碎了几个杯子,引得同伴们都不约而同的看他。

“嘿,索尔!”沃斯塔格醉醺醺的冲他挥了挥手,半瓶子美酒随着他的动作晃出来一些,范达尔在后头啧啧啧地摇头。

“什么?”

“你看上去糟透了!”沃斯塔格一屁股坐到索尔边上,打了个十足的酒嗝,让坐在边上的女仙们都忍不住捂嘴笑了。索尔也笑起来

“我不觉得我有什么糟透了的地方,老朋友,”雷神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蓝眼睛游离在琥珀色的液体上,光影交错,他慢慢说道,“我很好,昨天你在练习场上才输给我过不是吗?”

沃斯塔格嘟囔了句“能别提这个吗”,随后范达尔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金发勇士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笑得眯起了眼睛。

“可是你好像忘了什么,索尔?”

索尔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忘了什么。

“是洛基——”霍根面无表情地提醒,“你从来不忘带他去狩猎,但这次例外了。”

哦,索尔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希芙披着深色的斗篷坐在索尔斜对面,褐色长发卷曲在肩头使她看上去温柔多了,她微微皱眉,“海姆达尔说你们足有半月没见面了。”

索尔干笑一声。

“洛基又不是我的尾巴,我怎么知道。”

“我们一直以为他是你的小尾巴,”范达尔耸肩,“以前如果我们说不带他你肯定会不高兴,但这次你根本没提——所以你俩是吵架了?”

“NO!”索尔毫不犹豫地否定,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Uh……只是有点小麻烦。”

沃斯塔格翻了个出色的白眼。

他们四个都知道索尔对洛基有多纵容,所以这人口中的小麻烦肯定不仅仅是“小”的程度。

 

Thor暂居在洛基的寝殿。

理由很充足,第一索尔还不能接受他的存在,第二Thor和loki是爱人不愿分开,第三……

“你不是玩得很开心吗?”Thor靠在沙发上看着洛基的几本魔法书,“Oh……洛基,别和我撒谎,要知道三百年后的你可比现在高明多了。”

洛基刚洗完澡,穿着纯黑的丝质浴袍坐在他对面,二人之间的酒杯随着他的魔法轻飘飘地倒满了一大杯,然后慢慢悠悠地飘到了他手中。

“你和索尔不太像。”

绿眼睛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才继续说道,“你更沉稳,不得不说和你聊天我居然会觉得开心……索尔没这么聪明,他也从不在我面前游刃有余,他总是大呼小叫的像个笨蛋……虽然,是个英俊过分的笨蛋。”

说到最后洛基忍不住笑起来,唇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因为后来我们遇到了点麻烦。”金发神祗挑眉,他将书放到一边对着洛基张开手臂,“如果你愿意给我个拥抱的话,或许我会考虑告诉你……”

Thor就坐在那里,脸上的笑容是笃定洛基肯定愿意。

洛基低头抿了一口美酒,琥珀色的液体染湿了他的唇瓣,他轻轻舔过——毫无意外地看见对方喉头微动——邪神笑起来,带着恶意与玩味,“我也可以直接读你的脑子,亲爱的哥哥。”

Thor点头,“你可以试试。”

短发雷神的指尖发出蓝白交错的光,轻微的噼里啪啦声让人背后发凉,洛基清楚地意识到那是雷电——脱离了Mjollnir的Thor居然能自主释放这些。

好神仙不吃眼前亏。

邪神垂下翠色的眼站起来,几步走到Thor面前微微弯腰抱住了对方的肩膀。睡袍挡不住线条优美的小腿,Thor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眼神一暗,大手顺着那腰线轻柔上滑——熟悉的精瘦纤细,这样听话又好骗的洛基,居然让他有点蠢蠢欲动。

Thor是行动派。念头转过后他圈在洛基腰上的手便一用力,将那人抱入怀中,把对方变成了坐在他腿上的姿势。

这样的亲密对洛基而言是罕见的,他整个人都僵硬了片刻,随后把手放在Thor额间凌空了几秒——没有碰上——他在犹豫要不要发火。

“想读就读,”Thor并不介意,他勾起嘴角满足的微笑,“说不定你还会看见什么别的有趣的东西,弟弟。”

圈在腰部的手温热有力,洛基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那个陌生的温度,他定了定心神将自己靠进Thor的怀里——反正索尔也不会知道——你别说还挺温暖的——他懒洋洋地发问。

“我会看见什么?”

“We were fighting on the battlefield(战场),or on the bed.”

洛基感到自己脸红了起来,他在嘴上抱怨着Thor的直接,心里却古怪的期待起来。

毕竟那是奥丁最钟爱的大儿子,是雷神,是众望所归的王者……在长达几百年的岁月里,他也免不了为之吸引,哪怕是以恶作剧的形式引起索尔注意。他不确定那是什么感情,反正不是兄弟情深,没有哪对兄弟的性格会像他们这样南辕北辙的。

但索尔的表情让他着迷,无论是意气风发还是窘迫慌张,都能让洛基高兴。

他一开始只想恶作剧,骗骗他的蠢哥哥,说几句喜欢和表白让索尔同Thor都紧张起来——但是在他说完就后悔了。Thor不会轻易被他骗到,短发雷神只会欣然接受并且吃他豆腐,而索尔……不善动脑的金发大个子估计得头疼好一阵。

虽说第一次见面时Thor的亲吻让洛基感到尴尬,但很他就接受了这样的设定——谁叫他这人天生没有负罪感?更何况九界之中,又有谁能逃脱他的魔法呢?

也许,可以再做的过分一点。

洛基召来自己的玻璃杯,灌下一大口美酒鼓着腮帮子凑近了Thor的脸。

“你确定吗?”Thor没有如他想象一般欣然接受,短发雷神无奈地笑着看他,“你这是在挑战我。”

‘不敢?’

洛基没法说话,但那双翠绿的眼睛是这样说的。

Thor从喉咙里滚出一声低沉的笑,他用手指抚摸过对方的喉结,轻柔暧昧,洛基很难克制住自己吞咽口水的动作——于是那口酒就这么被咽了下去。

“咳咳……”邪神差点被呛到,他咳嗽得连眼角都发红,“你这是犯规。”

“No。”

Thor的嘴唇靠近了他,既认真又好笑,“我在接受你的挑战。”

他吻住了他。

 

索尔被朋友们灌了不知道多少酒才脱身。他们每个人都口口声声看不惯洛基这个小骗子,但等真看见索尔困扰时,又都异口同声的劝他早点把事情给解决了。

不然谁知道洛基的恶作剧会不会殃及池鱼。

入夜后的阿斯嘉德被如纱月光给包围,覆上了层淡淡的银光,索尔摸索着洛基寝殿的大致方位,在和第三队巡视卫兵撞见后他忍不住叹气——怕是没到明天整个仙宫的士兵都知道他喝醉了在找洛基。

寝殿亮着昏黄的灯,洛基应该还没睡。索尔没敲一下就推开了门。

……如果他有预知能力的话他一定会后悔自己今天的行为。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丝质睡袍从不知道谁的肩头滑下露出细腻皮肤,亲吻的声音中夹带喘息低吟,黏黏糊糊得让人脑袋发胀。

他一定是喝多了。

“Uh,”索尔摇摇头,喊了声,“洛基?”

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动作停顿了半秒,模糊的灯光里传来邪神沙哑的疑问。

“Bro?”

“是我。”

“你来了?”洛基诧异的口吻让索尔感到不爽,他几步走过去才发现这儿的确不止洛基一个人,还有Thor——年长的短发雷神——未来的他——正抱着只穿了睡衣的他弟弟,以无比暧昧的姿势。

“把你的衣服穿好,洛基。”索尔皱眉,被酒精冲坏的脑袋在此刻格外烦躁,他几乎是命令的说着,“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洛基靠在Thor怀里像只慵懒的黑猫,他没顾得上拉一把自己滑到手臂的睡袍,漂亮的锁骨就这样大喇喇的暴露在两位兄长之间。索尔清楚地听见Thor发出低笑。

“没人告诉你进来前要敲门吗,bro?”

还是这句台词,索尔冷笑,他感到自己已经被成功激怒。

“我是未来的王,没有人能对我指手画脚。包括你。”

洛基也笑,他离开Thor的大腿,几步走到索尔面前。月色在此刻从窗外被封零散吹入,纱帘轻缓起舞拂动着金碧辉煌的室内,邪神还湿润的黑发散乱在脸颊,整个人都像是刚从水中浮起,带着不真实的泡沫与碧绿。

邪神有一双堪比翡翠的漂亮眼睛。

洛基的手不知在何时碰到了索尔的脸,随后他指间用力拉扯住那金发,将二人距离瞬间拉近。

“当然,未来的王会拥有一切,但不包括我——我现在觉得未来的你好多了,我短发的哥哥,我觉得他更吸引我。”

身后的Thor伸手将洛基揽住,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起来。

这小骗子永远在挑衅自己,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Thor在洛基的惊呼中将人打横抱起,他看了一眼那双绿眼睛,然后幼稚地挤兑索尔——年少的他自己——直到那完好无损的蓝眼睛里闪着愤怒的光。

“Now,he is mine.”

TBC


评论(40)

热度(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