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甜饼联盟余本通贩中。

《Alpha&Alpha》-5-(AB0现代AU/贵族锤X律师基)

(AB0现代AU/贵族锤X律师基)
私设成山!!⬅️预警
这章让虫铁打了个酱油,娜塔莎花式戳死穴[doge]
我觉得基妹对锤哥私心评价蛮高的,但是心里这关非常难,可能会需要点助力吧。

今天人在外面就走外链吧~

https://shimo.im/XOMllGiTVB0Fn5GV


——————2017.12.31——————

到家了,贴一下文字版


05

一见钟情,说说容易做起来难。

当晚洛基被送回了下榻的酒店,伶牙俐齿的黑发律师在分别时居然有些结结巴巴,只因为他无法在被表白后淡定地面对那双海一样美丽的蓝眼睛。迷人的金发alpha看出了他的窘迫,只是将人送到酒店大堂就告了别。

“我就不上去了,”索尔露出促狭的表情,意有所指,“怕吓到你。”

洛基抿了抿嘴想说“谁害怕了”,但好在他及时控制住自己的舌头没把事情变得更暧昧。他眨眨眼确保自己心态平稳,这才慢慢往后退开一步,说道。

“晚安,Mr.Odinson。”

“晚安,Loki。”

 

于是因为这句晚安,洛基失眠了。

他躺在床上翻来滚去想打电话给人诉苦(?),但又不知道该打给谁。律师的生活圈子就那么点大,不是同事就是屈指可数的两个老朋友,更别提其中有两个既是他的同事又是老朋友。洛基在直径一米八的大床上抱着被子打了个滚,然后,他的目光顿在床边的手机上。

还是打个吧,反正时差看美国应该是白天。

黑发律师拨通了斯塔克少爷的电话。尽管他在不久前还发誓说在也不管这家伙了,但现在看来托尼无疑是最合适的询问对象——手机没人接,洛基又拨打了他的座机,在漫长的等待中对面终于传来一声“hello”。

等等这声音好像怪怪的?

“To……ny?”

“Umm……稍等。”

洛基这次听清楚了,那绝对不是斯塔克本人。

电话里响起一阵嘈杂的布料摩擦声,很快那端又传来托尼的声音。对方似乎很累,也很不满,说话的语调完全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

“什么事?”

“你在做什么?”洛基的第六感告诉他哪里不太对,毫无睡意的夜晚在此刻更加清醒,他犹豫了下猜测,“你在……”

“OK!你都知道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讲真的我这儿挺忙的……啊!……你这家伙……别乱顶我……哈啊……”被认出来也不觉得羞耻的男人在电话那头发出隐忍的喘息,在夜色中格外煽情诱惑,洛基有些尴尬。

“你,嗯——好吧,我不该在这时候打扰你,不过……托尼?”

“什么?……嗯!……呜……快说,我要、要挂电话……该死你就、就不能先等我把这电话说完吗!?”

洛基听见那些模糊又暧昧的字眼简直倒吸一口凉气。

“所以你被压了?”

“——滚!”

咔哒一声,越洋电话被斯塔克少爷单方面切断。

黑发律师握着手机愣愣地坐在床上,他还沉浸在“托尼居然肯被人压”的惊恐中。

说好的坚决不做Omega呢?说好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呢?说好的绝对不被alpha压在床上干到失去意识呢?

托尼·斯塔克!你的羞耻度被你的生理属性给吃了吗!?

洛基想这绝对是天崩地裂的真爱了,能把眼高于顶坚持多年使用抑制剂的斯塔克少爷给推倒……他是真好奇对面接电话的人是何方神圣。声音听上去还挺年轻的,莫非是托尼老牛吃嫩草?

随后第二通电话他打给了娜塔莎。

女秘书似乎才下班,她诧异地问洛基为什么现在打电话来,“我记得你那里是半夜,这么勤奋加班?”她才不信。

“还是说你又被上次那家伙骚扰了?”娜塔莎一边收拾着桌面一边想她果然还是最擅长这种戳人死穴的事情了。

“只是有点事想问你,”洛基不动声色地把战火烧到老朋友身上,“托尼交了男朋友?”

娜塔莎吹了个口哨。她坏笑,“看来你撞见他们正在处理托尼的小麻烦?interesting!”

“我只不过离开了几天……”洛基扶额,“他终于放弃抑制剂了?心甘情愿?”

“相信我,真爱面前一切都是空的。”娜塔莎的高跟鞋踢踢踏踏踩在大理石地砖上往电梯走去,路过她顶头上司的办公室还贴心地关好门。她单手提着包用耳麦和洛基通越洋电话,“他已经两天没来公司上班了,和他的小男友厮混只为了解决omega那见鬼的发情期。”

洛基啧了声。

“So……是什么让你半夜睡不着觉先打电话给托尼再打电话给我?”

电梯门关起来,娜塔莎的声音变得模糊而断断续续,“大律师?”

红发女秘书的调侃让洛基浑身不自在,毕竟他总是游刃有余的那个,而非众人所调侃的对象。他靠在床头思索着该如何应对敏锐的女伴,不一会儿他就想到个好主意。

“Nut,你还记得我们人事部的那个——”

“你说克林特?”

“对,”洛基开始铺垫他的话,“他追你好久了吧?你还没答应?”

娜塔莎古怪的看了眼手机上的联系人名字,她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惜字如金的大律师今天会特地跑来和她聊情感问题——难道是从托尼身上受了刺激?她抿了抿唇,“当然,还没有。你明明知道他是个beta男。”

“所以你不会考虑beta?”

“也不是。”女秘书想啊想,终于想到洛基今天哪儿不对了。平时总是不在意属性到处勾搭beta和Omega的黑发律师今天居然会对她的选择提出质疑,她不过就是拒绝了几次克林特的追求罢了——虽然说那男人还挺可爱的,脾气也不错。

洛基还在穷追不舍,他没意识到今晚自己的话已经过多了。

“那是——”

“——我说,你今天挺奇怪啊?”娜塔莎发出一声哼笑,像是把柄在握,她的话每个单词洛基都听得懂,但拼在一起就难以置信了。

“你是不是动摇啦?那个金发alpha男?”

“NO!”洛基大叫一声,随后又心虚着压低声音,“我没有,我只是关心下你……”

跨洋电话的关心?娜塔莎继续在心底里无情嘲笑黑发律师忽然变得蹩脚的借口,毕竟这实在太难得了——她不趁机多说点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别这么虚伪,洛基,我还不了解你?想想我们是什么情况下认识的,你从来没这么心不在焉过。好吧,虽然我不知道那个金发alpha是什么情况,但至少你不讨厌他不是吗?”

一长串有理有据的话差点把洛基本人给攻略了。黑发律师头疼地按着太阳穴,他本来还期待老朋友能给些正常点的意见,瞧瞧这说的什么话?他们一个两个仿佛恨不得立刻马上就把他送上别人的床!

“我……”

“你,英国男人有多gay不用我强调吧?”

“——娜塔莎我警告你别想用国籍来说服我!”

“OK!”电话那头女秘书笑得花枝乱颤,她掏出随身的口红对着车上的小镜子轻描淡写地抹好,用力抿了下嘴唇,踩下油门,“我挂电话了,祝你失眠。”

“……”

洛基想他果然还是该辞职的。

 

失眠的后遗症就是第二天顶着黑眼圈起床。

洛基洗漱完毕后连围巾都没戴就下了楼,然而他刚一迈出电梯就僵住步子。明明是人来人往的酒店大堂,他的视线却第一时间落到那位金发alpha身上。

一定是那金发太耀眼了,他自我安慰。

“Loki,”索尔高兴地和他打招呼,走上前来,“早上好,我来带你去吃早饭。”

黑发律师刚起床没多久,满脑子都是早上刷牙的牙膏味,他张嘴就拒绝索尔。

“酒店提供早饭。而且还没到我工作的时间。”

这才早上八点呢。

索尔顺着他的话见招拆招,“我知道你还没上班,在美国朋友间不约早饭的吗?要我说这酒店水平挺一般的。”他的每一句都温和而不容拒绝,一步步逼地洛基毫无退路可选。

“我觉得还可以……没这么糟。”

律师仍在负隅顽抗,却忽然觉得脸上一热,索尔的手不知何时贴近他的侧脸。

“你喜欢用冷水洗脸吗?”金发alpha语气轻缓得完全不像是在责怪,洛基仅仅迟疑了半秒,他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只是忘带围巾,便觉得脖子上有什么毛茸茸的。

索尔把还带着自己体温的围巾给他。

洛基这会儿深刻觉得没睡好觉真的会让脑袋一片浆糊,他用力按住索尔继续为他系围巾的动作,深呼吸了下。

“我自己来就行。Mr.Odinson。”

金发男人顺从地松开手,他单手插袋,笑眯眯地看着他整理好围巾。那目光太过灼灼,让洛基感到无所适从。

——毕竟这人几个小时前才和他表白过。

“给你的追求者点机会,别这么冷酷。”

“……Pardon?”

他肯定是没睡够所以产生了幻觉。

“我以为昨晚我说的够清楚了。”

金发alpha生的高大英俊,连说话中的理所当然都变成他的魅力。要知道这片土地上的人大多都是金发蓝眼,可索尔偏偏看上去与众不同:他笑着,那微笑就是阿波罗之恩赐;他看着,那眼睛便是波塞冬之瑰宝;他说话,他辩论,他举手,他投足……Thor真的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洛基不否认这一点,但是他又一次重重地告诫自己,绝对不能轻易把自己顺风顺水的下半辈子生活给搭进去。

黑发律师思索再三,终于给出了一个他认为索尔绝对无法做到的条件。

“斯塔克在研发一种药物,”本来少爷自己打算留着自用的小发明,但现在拿来堵人嘴也未尝不可,洛基的笑意从翠色眸中蔓延开,“可以帮助那些互相恩爱的情侣改变其中一方属性。不是终身,也不会对别的有影响,只是在床上……你懂的。”

刚听到药物时索尔略微一愣,但随后他听见“lover”时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洛基,想笑又不敢笑。

洛基心想你现在就笑吧,等会儿你就笑不出来了。没有哪个alpha会为了一个不确定伴侣改变自己在社会中的优势地位,尤其是索尔这种老贵族、大老板。

他顿了下,微笑着说完最后的话。

“如果你愿意接受药物的话,我就答应你的追求。”

这回换索尔沉默了,金发alpha足足停顿了几秒没说话,他歪着脑袋,大概是在想黑发律师堪称严苛的条件——好吧,洛基这次的确吃准了一个alpha的心思。

“先去吃饭吧。”金发alpha看上去终于下定决心,他给了律师一个“我绝对不会放弃”的眼神,说道。

“你至少得给我点时间考虑下。”

“……”

洛基在被推上商务车时想,他不仅幻觉还幻听了。

天啊……一个alpha居然愿意为了他改变自己?!

TBC

评论(9)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