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noa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62-

本章解密一些伏笔。。

好吧我觉得大家肯定都忘了。。

提示一下,伏笔在第39章_(:з」∠)_灭霸对洛基的态度。。。

以及上章基妹为什么要抽走锤哥的神力。

wuli可爱的小绯红终于又出现啦!!!NOA的师徒组我能吹一万年!

另外猕猴桃(噗)队长上线,哈哈哈哈哈哈哈



62

索尔失去神力后很是受了一段煎熬。

失去力量之源的雷神近乎肉体凡躯,他感受到的疼痛与寒冷跟普通人类无异。牢房冰冷生寒,又暗得不可见光,他被锁链束缚在墙角连挪动身体都十分困难,更别提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敌人一个接一个的来看他。

先是Midnight等人,高挑的女战士似乎是忌惮上回的事,只远远地打量他,随后发现他虚弱地不能动弹后才满意离开。在这之后亡刃将军也独自前来,不过他似乎对索尔的状态有点儿意外。

黑曜五将不管怀疑也好诧异也罢,都无一例外地检查了雷神的状态。这让索尔隐约明白了些什么,但他又无法当面质问洛基,只能作罢。

被反复探视的时间并没持续多久。很快就有人将他带出牢房,而当外星士兵随随便便把索尔扔在地上时,僵硬关节撞击地砖造成的疼痛逼得他皱紧眉头。

灭霸坐在最中央,他手边依次站着黑曜五将和洛基。

邪神面无表情,硬要说的话他脸色过于苍白。

 

洛基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他从未设想过自己真能一举骗过灭霸。

那天晚上被问道“你是否有亲姐妹”,邪神开始惊讶不解,随后缜密的思维迫使他不得不仔细去想这句话的意义——灭霸从不说和做无用的事——最后,他终于面色惨白地得出一个他绝对不想面对的结论。

海拉。

再没有比这更可能的答案了。

也不知道奥丁当年怎么想将他这个抱回来的冰霜巨人后嗣改变成近似长女的形象,黑发绿眼,明眼人都会把他和海拉视作亲姐弟。洛基痛恨自己发现地这么晚,他只知道灭霸对自己似乎是比其他人宽容些许——当年就是——却未深究过为何。

想通了这点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索尔的牢房,将对方的神力尽数取走。幸好这一步他没走错,依旧……依旧有挽回的机会。

洛基面色糟糕的按住腹部,极力忍耐着体内汹涌碰撞的两股神力。

“你既然收完了雷神神力,那么他也没用了,”灭霸说道,“我不会追究你所隐瞒的,拥有一位神的后嗣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好事,它将来必然会成为我们的得力助手。”

索尔一愣,洛基脸色发白。

“是。”

他最终说道。

飞船微微震动,门外跑来士兵附在灭霸耳边交代了几句,随后男人手一挥,示意座下的黑曜五将可尽数离开。

“我们已到地球,去吧。”

舱门在高空打开,寒风如冰凛冽吹过,黑曜五将齐齐应下,一个接一个消失在了他们面前。随后是大批量的小型飞行器,从巨大的飞船腹内涌出,密密麻麻在空中四散开,扑向世界各地。

来自宇宙的入侵已经开始。

“请——允许我,亲手了结雷神性命。”

“你骗了我一次。”

“可我说过,”洛基镇定回答,目光顿在金发神祗身上,风吹乱了他的黑发掩去那双翠色眼睛里的情绪,索尔只听见他说。

“众人皆可死,奥丁之子必为我所囚——他的命是我的。”

索尔一震,他意识到这句话是洛基当初在灭霸手下留住他的唯一理由。

灭霸连看都没看索尔一眼,他对这个被抽干神力的金发雷神提不起半点儿兴趣,倒是洛基的疯狂决绝让他怀念起年轻时在冥界游历的日子。

“我可以允许你,不过有个条件,”灭霸伸手一招,背后绿色的萤火飘飘然落入他的掌心,“吃下去。”

“No,Loki!”

洛基没看索尔,他不带一点犹豫就接过那星点萤火。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他无从选择。

“相信您不会在此刻杀了我,”邪神微笑,随后将萤火吞入口中,冰凉的寒气瞬间让他打了个激灵,随后腹部一阵发疼,他克制不住地蜷缩起来,“我……”

“放心,你和它都不会死。”

灭霸收回视线,拨弄着自己无限手套,平静道,“解决雷神,然后替我去把心灵宝石取来。”

“……是。”

 

索尔震惊地看着洛基,后者走到他面前。

狂风呼啸,他听见自己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怀孕了?”

“对,”洛基轻笑,眉眼掩饰不住疲惫,“那天飞船上有的,不过你只是我得到神子的一个工具,我没必要告诉你它的存在不是吗?”

 

‘从这一刻开始,不要再相信我。’

 

“你这个小偷。”索尔骂道。

“无所谓,”洛基将手按在他依旧赤裸的胸口,微微用力逼着雷神倒退,他轻描淡写道,“随便骂,反正你马上就是个死人了。”

“你会不得好死,帮助外人伤害自己孩子的父亲,你会得到天谴。”

黑发邪神神情一怔,随后唇边的笑容无限加深,他轻喃着。

“是我宿命,本该如此。”

随后,洛基仅用一只手便将他猛然推出飞船,金发大个子无法抵抗地向后摔了出去,急速坠落——索尔满心气恼崩溃,他居然在进入大气层的瞬间被扔出飞船!

下坠的时候耳边全是风声,冰冷的寒风和厚重云层几乎要割裂他的脸颊。但即便如此,索尔却感到自己心口发热,脑袋发懵,四肢百骸都游离着熟稔而陌生的神力。他在不抱有任何希望的情况下催动自己的神力——

它们回来了。

这个认知让雷神惊愕,然而他来不及细想,高空云层里的电流迅速将他包裹,宛如一个姗姗来迟的保护罩。它们拥挤着围在他身边,发出噼啪声响,从手掌到腿部,蓝白交错的雷电绕在他身上,比从前更让索尔感到轻松。

雷神很快放松了手臂四肢,高空坠落的失重感渐渐趋于平稳,然后他看清地面建筑了——非常陌生——不过几秒,伴随着金发神祗从天而降的姿态,缠绕在他周身的充沛雷电“轰”地一声在同时劈焦了脚下的土壤。

耳边吵吵嚷嚷的打杀声让索尔一愣,索尔的出现也让其它人一愣。

“Thor!”

阔别许久的同伴惊呼出声,对方显然没预料到在这偏僻隐蔽的瓦坎达也能碰见雷神。蓄着浓密胡茬的男人快步冲到他身旁,给了他一个拥抱,“天啊!你的头发——眼睛——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从纽约来吗?托尼他们那里怎么样!”

斯蒂夫从未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

空中猎鹰用两把手枪扫射地面,轻易打穿那些入侵者的身体。索尔越过美国队长的肩头看去,他们身处战场中央,荒芜的草地和丛林在不远处接壤,外星士兵们端着机枪长刀斩杀着黑皮肤的人类。

雷神的神色一凛。

“晚点我们再细说,”他抬起手,雷电迅猛急速从空中炸响直窜入他的掌心,就站在他身边的斯蒂夫亲眼看见那只蔚蓝的右眼里闪烁着惊人的光——那是闪电——随后索尔对准他身后释放了全部。

那个方向的外星士兵们尖叫着被燃成灰烬。

斯蒂夫看上去震惊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索尔,你……”

雷神的独眼锁定敌人们,目光沉沉。

“我就是从他们的飞船上被扔下来。”

在洛基将他推出船舱时,充沛的雷神之力被全数归还于他。

索尔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他不知道洛基在哪,也不知道洛基打算做什么。

他的小骗子甚至还拖着那样繁重的身体。

 

<<< 

旺达跟随美国队长离开后,大部分时间都留在瓦坎达,但她仍会抽出小部分时间去世界各地,这样的规律直到幻视找到她才打破。

她刚见到幻视的时候简直认不出对方——他不再是赤红的外表,更像真的人类一般,拥有白种人的肤色和容貌。除却额间明亮的黄色宝石,他几乎难以分辨。

他们是年纪最小的复仇者成员(在彼得加入前),这意味着他们对感情的拘谨、茫然、挣扎……也意味着他们有无所畏惧的勇气。

英国细雨连绵的阴天,幻视替她打着伞从街角的餐馆离开。他们正和任何一对普通情侣似得约会,背着所有长辈,像两个偷吃禁果的小孩。

穿过两条大街转进宾馆所在的巷子,淅沥沥的雨水打在伞面,小女巫的长靴踩在地上声音清脆笃定,她笑着揽住身旁男人的胳膊说着什么。

突然,身后传来一股陌生人的气息。

旺达的笑凝在唇边,她和幻视对望一眼,双方都确认自己的判断无误。几乎是在身后人逼近的那瞬间,头顶的伞被猛地向后一扔挡住来人视线,随后是绯红色的魔法从雨伞后破开伞面直击那人。

“旺达。”

雨伞被两股碰撞的魔力纠缠碾碎掉在地上,雨雾蒙蒙中开口的是个黑衣男人。

他有着乌黑长发,碧绿色的瞳仁宛若翡翠。

“希望我来的是时候……”洛基看了眼一旁的幻视(和他头上的宝石),还未来得及继续就被小女巫劈头盖脸抱住,属于少女的温暖拥抱着他,让向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邪神都微微一怔。随后他笑起来,温和地抚摸过她深红色的长发。

“你可只有一个拥抱的时间,地球还等着你们去拯救呢。”

TBC

评论(18)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