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noa余本通贩中。

《Not only Attraction》-63-

我发誓再开文我一定不虐基妹!!

写的我心虚+肝疼。。。。

本章写了点幻红线。

基妹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要突然降临了_(:з」∠)_


63

“看上去有点困难,”洛基端详着幻视额间的心灵宝石,冰凉的手指抚摸过对方的皮肤,“你们没考虑过把它取下来吗?”

旺达捧着热可可坐在新晋男友身边,她听了洛基的话小声嘟囔。

“斯塔克先生说这是幻视的力量源泉,我们怎么可能考虑过取下来,那样做说不定幻视会死——”

“——旺达,”幻视无奈地拍她脑袋,“别说那个词。”

在听完了洛基简短的“关于外星人第N次入侵”的描述后,幻红二人就明白他们的短期约会又到期了。正如黑发邪神所言,世界还等着他们去拯救呢。

“时间仓促,我现在没法和他们正面对上,”在思考了很久后洛基终于从大脑深处翻出来某个古老的咒语,他按住腹部坐到旺达对面的沙发上,微不可察地松口气,“我只能保证幻视‘活着’,但我不能确保他什么时候‘醒来’。”

“什么意思?”旺达问。

“也就是说,心灵宝石被夺,势在必得。”

洛基的定论让幻视僵在原地,他的手还被小女巫握着,此刻却微微发凉。旺达比他反应更大,小女巫愕然地看着她的老师,“没了宝石的话……”

洛基抬眼看他,绿眼睛中无可奈何。

“旺达,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这样做你们都会死。”

“可我不能眼睁睁看幻视在我面前去死。”

“那并不是‘死’。”

“可那和死有什么分别?”旺达情绪混乱,连带着绯红色的魔法都实体化了似的笼罩三人,她的愤怒、无奈、伤感、心疼都在这瞬间被洛基所感知。红发女巫盯着她的老师,一字一句反问,“你能看着索尔在你面前去死吗?”

洛基呼吸一滞,他像是第一次认识绯红女巫那般将她细细打量。

旺达·马克西莫夫,双胞胎里的妹妹,曾经迷失在报仇中不明事理的小女孩,后来复仇者里最年幼的成员。所有条件加起来她都像是需要被呵护的对象,可现实恰恰相反。

小女孩总有长大的一天,她不可能永远都被哥哥和长辈们保护在羽翼之下,她会学着爱人,护人,保卫一切她所在意与珍惜的,不论付出多少。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你长大了,旺达,”洛基最终说道,“口齿伶俐不少,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你。”

邪神话中的自嘲清晰可见,旺达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他后面紧接着的话给打断。

“但你说对了,我不可能让索尔去死。所以我会尽最大努力——你也是。”

“我?”

洛基点头,翡翠眼睛里含着淡淡微笑,他向她伸出手如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邀请红发女巫帮助自己。

他说,“为你,也为我。”

 

熟悉咒语需要点时间,洛基只能逐字逐句教旺达背诵,帮她快速进入状态。而在这过程中,旺达发现她的老师不大对劲。

小女巫清楚洛基是一位男性——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她犹豫地看着把双手撑在洗脸台边平复呼吸的黑发邪神。

那反应简直像是个怀孕的女人。

“你说出来了,旺达,”洛基洗了把脸,水珠滴答从他眉间落下,衬得那双绿眼睛更明亮了,“你没说错,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

“!”

旺达震惊的表情让洛基笑起来,他摸了摸对方柔软的深红长发。

“保护好你身边的人。”

 

古老的阿萨咒语需要巨大魔力支撑,若放在平时他绝对能一个人搞定,但现在洛基的神力不足往昔,只能和旺达联手,让绯红女巫助自己一臂之力。

他们把幻视的灵魂(或者说意识)封印在了心灵宝石之中,只为等待最后时机一击即中。洛基在做完这一切后近乎虚脱,他吃力地扶着沙发把手,柔软的布料蹭上手心汗渍,他身子一晃坐到沙发边轻声喘着气。

“你的状态很差。”旺达干巴巴地说,“不是指你身体里的力量,而是你能输出的那部分……甚至还不如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多。”

“可能是因为这个,”洛基按住腹部,他隐约感到肚子里的小家伙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或许更快,太快了!那根本不是正常孩子该有的生长轨迹,哪怕是因为穿梭时空而混乱出生的耶梦加得,也不曾长得这么迅猛。

旺达把幻视到一旁休息,她担忧地转头看洛基。

“我能感受到它的魔力了。”

这是个坏消息,洛基明白。正常神子(女)的生长周期和人类一样,需要在母体呆上9-10个月,在6个月大小时能够被感应神力。他和索尔的长女耶梦加得因为时空紊乱的关系在母体呆了16个月,但却仅用了两三个月就长大到四五岁。

然而现在他肚子里揣着的这个,才一个多月就已经能被感受到了。

脑袋里乱糟糟的,洛基推测过是灭霸让他吃下去的东西催化了他(她)的发育,可是这是为什么?只因为他们需要一名神子(女)加入他们的战争吗?

把所有怀疑揣测都按回喉咙里,洛基在恢复了力气后站起来,打算离开。

“别说见过我。”

黑发邪神交代着,伸手推窗,外头的英伦三岛依旧细雨连绵。

旺达甚至来不及多说一句告别,黑发碧眼的青年便消失在她视线里。

 

<<< 

纽约,灭霸的先锋军已经抵达,黑矮星和超巨星带着一群外星士兵们直接杀上了繁华街头。用托尼的话来讲,这简直是对美学的又一次谋杀——瞧瞧他们的动静,一点儿都不像是合格反派。真正的入侵应该更声势浩大,更……

“他们来了。”

斯特兰奇医生站在路边,他们脚边都是破碎的瓦砾和烧焦的汽车,人们尖叫着四散逃离,硝烟弥漫在纽约大街的每个角落。托尼摘下墨镜看着这一切,神色渐渐凝重。他手中还拿着美国队长走之前邮给他的老年手机在保持通话。

世界各地都在陷落。

纽约只是开始,瓦坎达未必是结束。

“I know.”钢铁侠的面盔瞬间盖下隔绝视线,他说道,“Time to fight。”

 

瓦坎达的战斗暂告一段落,众人退回警戒线内整休,受伤的得治疗,疲惫的得睡觉。斯蒂夫本想问一问索尔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就是在这时,已经阔别美国许久的美国队长接到了来自纽约的电话。

这只手机里只有一个联系方式——或者准确来说,到这通电话为止,他们足有两年不曾联系过对方,哪怕美国队长在临行前留下来“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能联系到我”的话,可骄傲如钢铁侠怎么可能会轻易开口?

但是……

斯蒂夫看向远处焦灼的战场,按下了接听键。

“托尼?”

“Cap。”

没有任何寒暄,他们直奔主题。

“我知道纽约也出事了。”这不是什么秘密,斯蒂夫靠在石壁边说话,他不远处坐着巴基正在调试自己的机枪。

冬兵感受到了斯蒂夫的视线,抬头看他,用唇语问道“什么事”,斯蒂夫微笑着指了指正在通话中的手机,示意他这电话来自纽约。于是巴基点头,先行去找提哈拉(黑豹)商议下阶段的反攻方案。

斯蒂夫这才继续问,“严重吗?”

‘我这儿还有两个帮手,罗迪已经去帮你了。’

“我没问题——”

‘别瞎想,我只是需要一个人能随时和我联系。’

熟悉的堵话模式又开始,斯蒂夫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弯起嘴角。

“那么,保持联系,万事小心。”

‘You,too.’

密密的呼吸在耳麦中来回传递,几秒后对面先挂下电话。美国队长盯着自己终于派上用场的老式手机忍不住叹气。

能让斯塔克打电话来的情况,一定不是小情况。

“Cap,”索尔终于从找到机会和斯蒂夫搭上话,“谈谈?”

美国队长耸肩,示意他跟自己到外头去。

瓦坎达位于非洲东北部,自成一国的状态让他们常年处于避世中,但即便是这样,这座国家的科技发展程度还是大大超越了雷神的想象。他站在一座平台上,脚下是飞流千尺的瀑布,这样的壮观景色让他想起阿斯嘉德。

“入侵者名为‘灭霸’,”索尔主动开门见山,他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他手底下有黑曜五将,每个都极难对付——我可以把他们的外表特征和各自擅长的告诉你们——然后我和我的人民们在乘坐飞船离开阿斯嘉德时正面遭遇他的飞船……”

索尔想到洛基说他们都死了,可他并不信。

“……我们经历了一番恶斗,其余人不知道流落何处,只有我和洛基被抓走了。”

“但只有你掉落瓦坎达,索尔。”

“我知道……”

索尔没说下去,因为他也不知道洛基打算做什么。

他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瑰丽风景,神思恍惚中记起那双翡翠色的眼。

‘是我宿命,本该如此。’

这是洛基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英伦三岛上空下起暴雨。

洛基的瞬移失败了两次,第一次他出现在广场中央的水池里湿了个底朝天,第二次则差点在十字路口被车流给冲撞粉碎——邪神头疼地按住额角第三次催动魔力,好在他终于到了个安全地方。

如果他的肚子不痛的话就更完美了。

他原本不至于出这么大问题,可在幻视身上的咒语消耗神力过多超越他所想,哪怕旺达已经完成了大部分,他也因为那一点儿输出魔力而感到疲乏不堪。肚子里的小家伙像是嫉妒父亲将神力用作他处而抗议,大口大口吮吸榨干他的力量。

身为一个不正常的冰霜巨人,能够孕育子嗣全仰赖种族本身,这意味着洛基注定遭受比旁人更多的痛苦——耶梦加得长得缓慢他还感觉不到——而现在这个实在是太夸张了,如果硬要比喻的话,就好像肚子里揣着个气球,随时都在被充气,随时都要爆炸。

他(她)快要出生了。

邪神在心里赌咒发誓绝对不再给他哥哥诞下任何子嗣,可这些索尔都听不见,他只能凭感觉去寻找被他藏起来的人。

耶梦加得,他的长女。

“Father!”

走了不知多久,前方熟悉的呼喊让邪神条件反射抬头,水流顺着伞沿滑下浇湿了他的长靴。绿眼睛在雨雾间看见远处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其中一个正向他跑来。

洛基辨认出那金发。

“Jor……”

他高兴地喃喃,随后终于支撑不住地昏厥过去。

在晕过去前洛基还在想,不晓得瓦尔基里会不会看在Jor的面上帮他。

 

一个多月前。

飞船正面遭遇灭霸,洛基骗过他的兄长,动用宇宙魔方将人尽数传回地球的同时布下巨大假象,那些假人都死在了宇宙中,而真正的阿萨人则被偷偷保全。瓦尔基里在离开前抱着耶梦加得骂他,骂他是个疯子,一意孤行透支自己的力量。

可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阿萨神族是Thor的国,而Thor是我的全部。’

TBC

评论(9)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