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noa余本通贩中。

《Alpha&Alpha》-8-【肉渣】(AB0现代AU/贵族锤X律师基)

忘记前文的请看这里—— 

01

02

03

04

05

06

07(车)


我居然只写了一个半小时。。果然生气的时候赶文最爽了。


08

先接着07开一小波车。

点我点我(づ ̄3 ̄)づ╭❤~

<<< 

劳菲森律师在斯塔克集团里可是赫赫闻名的全勤,上到托尼下到刚入职没几个月的彼得,谁不晓得黑发律师总能精准得令人发指?可也就是这样,当大家都习惯洛基的准时准点后,突然有一天他连着请了三四天假——

“娜塔莎,”克林特老远就看见女神,想着最近公司里盛传的八卦,忍不住小跑跟进电梯里问道,“你知道洛基这几天去哪儿了不?我们部门的小姑娘都快说破天了。”

红发女秘书眨眼,“他有公务。”

如果跟合作伙伴滚床单也算公务的话。

克林特百思不得其解。

“可行政这儿没接到他的出差申请啊……”

“Well,同城,冰岛来了个大客户是总裁的同学,洛基作为这次合作的负责人必须得——”

娜塔莎暧昧地耸肩,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厚道了,如果克林特撞上的是总裁大人恐怕不出半小时全公司上下都得知道他们的劳菲森律师为何请假。

不是托尼不保守秘密,而是斯塔克少爷出了名的满嘴跑火车。

电梯“叮”地一声停下。

娜塔莎还没来得及踩着她的高跟鞋跟追求者告别,就在电梯门拉开的瞬间对上黑发律师翠色的双眼——她条件反射地扫过对方的脖子(或许还有腰和腿),一边在心里感叹洛基穿的太严实了什么八卦也没有,一边保持完美笑容冲她刚才八卦过的对象打招呼。

“早上好,洛基。”

“早。”

真可谓是开口就露馅,律师那沙哑如同感冒好多天的音色完全骗不过娜塔莎的耳朵。

红发女秘书一挑眉。

“你还好吗?”

她问地一语双关,洛基在克林特看不见的地方瞪了她一眼,这换来娜塔莎无辜的微笑。

“好多了,感冒就是这样麻烦。”

洛基面不改色地堵在电梯口撒谎,“你看见托尼了吗?”

“他不在办公室?”

“显然。”

娜塔莎抱着手上的文件夹失望地看了眼紧闭的办公室大门——洛基确定她刚才有看好戏的念头——克林特见状连忙绅士地替她分担了部分。

洛基微微拧眉,他的腰和腿都还很酸。

“我也帮你拿点?你是去找托尼签文件吗?”

多年的友情小船总算没在关键时刻翻掉,娜塔莎体贴地往边上靠了靠示意自己完全OK。她甚至还亲口给律师大人找台阶下——

“你感冒了就别拿这些,我可不想被传染。”

洛基感觉自己的眉毛狠狠一跳。

“那我只能祝你早日感冒。”

 

电梯下行,二人根据斯塔克少爷的习惯摸到研发层。

托尼在公司有自己的专属实验室,洛基走在娜塔莎前头径直推开门——果然,只穿了休闲服的斯塔克少爷正在操作台前念念有词。但让他意外的是,那位传说中的小男友也在现场。

他叫什么来着?好像是……

“托尼,我以为你不喜欢别人进这儿。”

律师凉丝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托尼几乎是在同时就感到背后一冷,他迅速转过身来若无其事地微笑。

“你们两个不也来的次数很多吗?”

“我们认识多少年啊,说得这么客套。”

洛基走到他身旁扯出笑容——这笑容任谁看了都心惊胆战——外号邪神的劳菲森律师笑得越温柔如水就越让人害怕,天知道他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托尼干笑。

“是啊,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洛基顾不上看他,反倒是上下打量起那个男孩——姑且叫他男孩——天啊他看上去也太嫩了点儿!斯塔克这是打算老牛吃嫩草么——哦不对,是嫩草吃老牛。

律师为自己的想法笑起来,这在旁人眼中越发诡异。

“嗯,这位——帕克先生?”努力回想从人事部查来的档案,洛基确认自己的记忆力不错,他在对方点头后才继续开口,“听说你是托尼的小男友?”

刚端起咖啡杯打算压压惊的总裁喷了。

“洛基,你绝对是来报复我的。”

“怎么可能呢?我的朋友。”

律师继续慢悠悠地说话,丝毫不在意自己即将抛下炸弹——

“我只是以你前男友的身份检验下你的现任是否合格而已。”

咔擦。

总裁大人的杯子彻底报废,摔在地上碎得拼也拼不起来——托尼还来不及哀嚎一句“这是我最喜欢的”就急急忙忙去看彼得,他的棕发小男友抿紧嘴唇不说话,但熟悉的alpha气息却猛然强烈起来。

是生气还是……?

“哇哦,”娜塔莎放下文件往后退了几步,她可最识趣不过,“打扰了,我先走一步。”

——她才不要触霉头呢!

高跟鞋的声音建园,洛基嘴边笑容加深,他火上浇油地继续说着。

“怎么?托尼没和你说?哦……很明显我是个alpha,我还是他多年的好友,曾经滚过几次床单也不算什么。假如你不信的话,”他富有技巧性地停顿,示意彼得亲自验证,“我在半年前曾临时标记过他,现在他的后颈上大概还有咬痕?”

彼得一怔。

洛基看着少年的表情确认自己目的达成,他笑容可掬地拍拍对方肩膀,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说道。

“不过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可‘千万’别在意。”

 

黑发律师拍拍屁股走人,实验室里只剩下他小男友越发浓郁的信息素气味——充满威胁、愤怒和委屈——托尼只觉得眼前一黑。

Omega被开发过的身体因为伴侣气味而发软,他甚至难以拒绝。

“彼得,我——”

我和洛基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啊啊啊啊啊!!!

“——Mr.Stark,”他的alpha眼神灼灼,像一只紧追猎物却又爱上猎物的小狼狗,释放出的气息让他情不自禁地夹紧双腿,小声呜咽。

托尼的反应让彼得稍许心安,但很快他就被那双焦糖色的湿润眼睛给蛊惑了。

他的脑袋里只有一句话。

“您还欠我一个解释,我要惩罚您。”

TBC

评论(13)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