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noa余本通贩中。

《兄长乘以二》06(NC-17/双锤一基/中篇)

背景:

雷1剧情开始前的索尔和洛基(约三百年前),因为洛基的小魔法产生了时空混乱导致另一个Thor(灭霸大战后)穿越到了他们所在的时间点。在发生一系列你懂我懂大家懂的故事后Thor最终回到未来,而索尔和洛基也将……(懒得编了你们都懂!)

于是两锤一基

未来剧情含3人play等...视具体情况而定我会打提示。


前文戳这里 01

前文戳这里 02

03的豪华大巴!6.5K一发完!双龙预警!介意慎入!

点这里上车(〃'▽'〃)

前文戳这里04-05(小车)

======

过度剧情and剧情

这文会比较轻松啦!不会虐的么么么!

大噶别担心~

奥丁爸爸不是坏蛋_(:з」∠)_想写的逗比一点哈哈哈哈

我想写纯种傻白甜很久了

==============

06

这天奥丁起床时觉得眼皮在跳。

身为阿斯嘉德之王的奥丁有很多事需要打理,他上午巡视境内,下午批复文件,抽空还得接见他的属下和别国来客。所以他很忙,非常忙,以至于两个儿子的教育大多由神后弗利嘉完成。他需要操心最多的地方也不过是——

今天是洛基惹恼了索尔,还是索尔惩罚了洛基。

他基本上还是个好父亲。

“亲爱的弗利嘉,我预感到今天会有大事发生。”

临出门前神域之王是这么对他妻子说的,坐在梳妆台前挽发的女神瞥了他一眼,“您上次这么说的时候,阿斯嘉德差点儿得接受一个来自亚尔夫海姆的仙女成为您的后妃。”

“那是精灵们的意见,我可没接收……”

才跨出半步宫门的奥丁立马收回步子,干咳一声挪到妻子身边。

弗利嘉不看他,自管自手势灵巧地挽好发髻,随后才接过丈夫特意递来的项链,冲他莞尔一笑。

“好了,我的王,您不必忧心忡忡,或许只是昨夜没睡好罢了。”

“但愿如此。”

结果一语成谶。

迎着清晨露水的市集刚刚开业,就有一批神骏无比的马儿在城门开启时驶入。马儿挺眼熟,骑马的二人更眼熟——阿斯嘉德的大王子牵着绳,身前靠着一个被翠色斗篷包裹住的人儿从冰雪封闭的外城回来了。

谁也看不清那件斗篷底下是谁,是猎物?囚犯?还是……

黑马飞快地跑过,踏足之处仍带有雪水点点。索尔没预料到他的举动会带来怎样的流言蜚语,但事实上就是——原本平静的市集如油锅一般沸腾,所有看到或没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在讨论。

他们大王子带回来的人究竟是谁?

 

“现在满世界都是你带情人回来的消息。”

Thor坐在床边好整以暇地看另两位——洛基一副无语问苍天的表情,而索尔则不以为然。年轻的雷神完全不care这些,他甚至反问,“还有别的版本吗?”

“当然,当然。”

Thor大笑,掰着手指数给他听。

“情人只是其中一个说法,他们还认为你带回了猎物——但你并未上报父亲——或者是奴隶?”Thor躲过洛基丢来的枕头,摸了把邪神柔软的黑发,微微挑眉,“别急着生气,弟弟,其实这说法也不算错……”

短发雷神凑上去亲吻对方耳尖,蜻蜓点水的举动也让洛基一颤。邪神忍不住往后挪了挪抱紧被子,他还真挺怕被Thor这样亲吻的……虽然,好吧,Thor比索尔温柔多了,但同样增加的还有让他心虚的微笑。

“别碰他,”索尔沉声,“他不是你的Loki。”

年长的Thor似笑非笑,他能听出“自己”的话里有多认真,但是谁在乎呢?反正他不能,只要一想到眼前的是loki,无论三百年前还是三百年后,雷神的视线始终只能为他弟弟驻足。

“我以为你明白,我们不分彼此。”

已经在未来继承整个阿萨神域和九界的王站了起来,他孤独的蓝眼睛中迸发出闪电的蓝光,轻轻的噼啪声在他掌心响起——洛基听见后几乎是崩溃地看着他两个兄长——你们为这种事情吃醋不觉得可耻吗???

显然索尔不觉得。

长发雷神哼笑一声,妙尔尼尔迅速回到他的手中,沉甸甸的指向Thor。

“但洛基只要一个。”

“嗯哼,”Thor低笑一声,近乎调侃,“所以我们上次才——”

“STOP!”

黑发邪神眼见话题越发严峻,他实在忍不住叫了出来。当他刚一说完就又迅速后悔,因为两个雷神都将视线聚集在他身上,一样蔚蓝深邃得让他喘不过气。

“你们就不能还我点清净吗?我已经够烦了!”

洛基缩在被子里只露出翠色的眼,他现在身上还都是索尔在山洞里留给他的痕迹,根本不能见人。小猫一般的神情格外取悦年长雷神,Thor指尖的雷电瞬间消失,他微笑,“I promise.”

索尔见状也只能在弟弟的眼神中放下锤子。

“只是暂时。”

“Well,暂时,”洛基哼笑,故意拿话去堵他,“等什么时候受不了你们两个我就跑去其它世界玩,谁爱馆谁管,反正我不管。”

“弟弟,你答应过我……”“——Good idea!”

Thor赶在索尔之前捧场,他甚至兴致勃勃地提出了几个方案,“华纳海姆还是亚尔夫海姆?或许你喜欢中庭……噢,你绝对会喜欢中庭人的服饰,你甚至在未来造了个特大号的走入式衣柜。”

那里面放满邪神喜欢的(和Thor喜欢看他穿的)各种衣服。

索尔听了简直想拿锤子打人。

“我对那个还挺有兴趣的,”洛基在索尔脸色沉下来前先说了一句,随后他小声补充,“不过我们是不是得先应付一个人?”

“……”

两个雷神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异口同声。

“Father!”

 

当然是奥丁。

众神之父预料到今天会有幺蛾子发生,但他先入为主地认为会是他诡计多端的小儿子……所以,当听到下属尴尬地八卦说“索尔殿下带着什么人或猎物回来”时,奥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什么时候出的城?一起去的有谁?”

“两天前,独自出城。”

“洛基呢?他没跟去?”

“是的陛下,根据侍从的汇报,洛基殿下一直呆在自己宫里。”

奥丁揉了揉太阳穴,如果不是下属再三确定他一定会当做这是幻觉——怎么可能呢?出岔子的居然不是幼子而是长子。

噢……

“把索尔请来。”

众神之父决定要好好和他的大儿子聊聊,作为将来的神域之主,骁勇善战没问题,但绝不能做出招摇过市的事来……是情人也好奴隶也罢,总得给所有人一个交代。这样贸贸然的带进阿斯嘉德,还是在外域全被冰雪封锁的时候,谁知道来人是好是坏?

想到大儿子的莽撞,奥丁头更痛了。

——弗利嘉,我就说今早眼皮跳不是什么好事。

雷神很快在侍从的传令下抵达神殿,宫殿正中央是一条光可鉴人的走道,年轻的王子一步步踩在上头发出沉闷的声响,他金色的长发和蔚蓝的双眼都是如此富有朝气,连奉命退下的侍女们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哪怕她们都看了几百年。

“索尔,”奥丁停顿片刻,将自己预先准备好的话说出口,“你已经不是小孩子,凡是做事都得一步步打算好。”

“……是。”

索尔没明白奥丁为何召自己前来,现在听了这话更是茫然。

“我和你母亲在不久前决定,要同其余国度进行通婚,你要迎娶其中之一。”奥丁知道长子肯定想也不想的要拒绝——毕竟这不是他第一次提出这个事——但阿斯嘉德在九界中并非绝对权威,不是同这个联姻便是和那个,或早或晚而已。

“你的母亲便是华纳神族,如果你有喜欢的,”众神之父自认为他已经足够体贴,甚至考虑到了长子可能存在的青梅竹马的女伴,“你大可告诉我,整个神域都会为你的婚礼迎接她的到来。”

雷神震惊到无话可说。

索尔原本打算在合适的时机先告诉他母亲,再由母亲转述给父亲,但现在一切都被打乱了,他才和他弟弟滚到一起就被告知即将迎娶另一国度的某位公主。

“我拒绝!”

“说得轻巧!”

奥丁把怒意化作权杖用力敲打地面,咚地一声悠长沉闷响彻整个空荡荡的神殿。众神之父的独眼犀利至极,他盯着他的长子,声声逼问。

“整个阿斯嘉德都知道你带回了个陌生人,我的儿子。”

“那是……”索尔想直接说出洛基的名字,但话到嘴边转了一圈又被他咽下,刚刚发觉自己可能喜欢上弟弟的雷神无法在此刻挑战父亲的怒火。

于是他说。

“那是我的权利。”

索尔从未有哪刻希望自己拥有未来自己才有的魄力。

Thor能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喜欢洛基,Thor能做到许多自己做不到的事——如果索尔知道Thor的三百年里发生过多少聚散离合、悲喜交加的话,或许他会好受些?但现在,年少的雷神什么也不知道,他唯一能明确地就是自己不够强大。

他不愿屈服,又不得不屈服。

一句干巴巴的“权利”根本不能撼动神域之王的心脏。

“这不是询问,如果你没有选择对象的话,我和你母亲会为你安排最合适的。”

奥丁在心里为长子的倔强和失落微微叹气,他也谈不上多冷酷无情,只是身为王族,在背负起光荣的同时有些东西无法避免得放弃。

“那洛基呢?”

索尔在最后这样问,“他是否得和我一样,父亲?”

Father这个单词被雷神念得又长又慢,像是抒发某种不满情绪,又像是极端迷茫后的认命。奥丁几乎能从其中听出一点儿幼子习惯性地玩世不恭。

众神之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儿子,目光渐渐深沉。

“当然。”

TBC

评论(24)

热度(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