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noa余本通贩中。

《Alpha&Alpha》-12-【完结】(贵族锤X律师基)

完结了!!!

我完结了!!!

终于能开新坑了_(:з」∠)_

感谢喜欢这篇文的大噶....


忘记前文的请看这里—— 

01

02

03

04

05

06

07(车)

08(肉渣)

09点我上车蟹蟹(づ ̄3 ̄)づ╭❤~←内含虫铁车

10(车)

11



12

托尼刚扶着腰走进办公室大门就遭遇到了好友的红色炸弹。

他还未来得及拆开来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瞧瞧坐在自己椅子对面的那个笑得看不见眼睛的老同学,哪里还有点北欧贵族的风范?全身上下写满了“我正在沐浴爱河”的字眼。斯塔克少爷眼不见为净地低了头,随手便翻开请帖。

“Thor·Odinson及Loki Laufeyson诚挚邀请您参与二人的——呃——婚礼?”

Wedding这词儿绝对是吓到了处变不惊的总裁。

金发alpha点头点头。

“听着,索尔,”托尼按住额角,“你这是在挖我墙角。”

“托尼,你不会想做一个拆散别人的坏蛋吧?”

“哦不,怎么会?只是你这太突然了……”总裁将自己那句“loki走了谁替我收拾残局”给及时地咽了回去,他捏着那张要命的请帖,想到当初大学里的破事。

托尼清清嗓子。

“其实我一直以为你会单身到死,黄金汉。”

Golden man是学生时代大家都索尔的昵称,因为他英俊多金却不多情,很难得才有那么一段恋情——还以被女方甩了告终——那个天体物理学的女学霸抱着一堆书跑来和学院著名的黄金男孩说分手,着实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在这之后,索尔就一直是单身。

金发男人似乎想起了那段回忆,无奈摇头。

“我不能在知道自己喜欢男性后就耽误一个好姑娘。”

“哈?这话我真想说给我们的律师大人听听……”

“托尼,你再这样不正经的话,我会考虑把你大学时代到现在的所有情史都装订成册给你的小男友快递过去——我很期待到时候他的反应。”

索尔庆幸在出门前和洛基讨教了几招对付斯塔克的好方法。

蛇要打三寸,托尼的三寸显然就是他那年下alpha小男友。索尔记得他们碰过几次面,每次对付都是客客气气,但身上充满威慑力的信息素气味却昭显了这家伙温和脾气底下不容忽略的占有欲。

托尼听见这话,表情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皱到一起。

他活像是吃了一块讨厌的酒心巧克力,又苦又酸,还不能往外吐。

“你说话越来越像洛基,老天。”

索尔摊手。

“毕竟我们以后都是一个姓了。”

“所以你要拐走我最喜欢的律师,”托尼痛心疾首地按住胸口,“我是不是该向你收点违约金?我猜你们肯定是不会留在纽约的。该死,我总有种嫁女儿的错觉——”

索尔为最后一句话抽搐了嘴角。

“我可不会真的叫你声岳父大人,斯塔克。”

“我也吃不消有你这女婿,奥丁森。”

 

 

确定结婚是在海上之行后一周。

洛基犹豫过,到底要不要和索尔结婚——这是个相当重要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们从法律层面走到了一起,互相享有对方,承担一切该承担的权利,再没有明确的彼此界限。

讲道理律师本人在学生时代就发表过“单身至上”的言论,毕竟法律已经如此深奥(有趣),再花时间打理感情关系得多麻烦啊,还是单身好,想约就约,想走就走……洛基也按着自己当初的想法不慌不忙地走了六七年。

可是他偏偏遇见索尔,皮囊英俊不说,还对他很好,除却双方都是alpha的关系(他们还未成结),似乎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

可别说什么恋爱太短结婚太快,如果他们有一方是O或者B,这婚礼早就提上日程了。

“也没什么不好的。”

吃午饭时娜塔莎坐在他对面摇晃着刀叉说道。

“他很合适,至少比你以前约过的靠谱多了,看在朋友多年的份儿上,我得谢天谢地你这脾气性格还有人肯为你付出这么多。”

俄国血统给了女秘书灰褐色的眼睛和妩媚嘴唇,但洛基知道那张嘴里总能犀利吐出一切不带血的锋利刀片。他眼见她手势熟练地切下牛排,右手中指上闪过一圈银光。

“你恋爱了?”

“唔?”

娜塔莎顺着洛基的视线和问句,眼神在戒指上停顿半秒,旋即挑起嘴角微笑。她新染的金发在阳光下明艳动人,任凭谁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呢?

“你认识的,”她状似无意地揭开真相,“克林特。”

“……那个对你穷追猛打的beta男?”

“准确说是我们人事部经理,洛基,你对你的同事太不了解了。”

女秘书义正言辞的回答让洛基无语凝噎。

“你不做律师真的可惜了,Nut。”

“别,我还是觉得看老板八卦比较有趣。”

洛基摇头,为她又多倒了点红酒,“我记得你说过不会喜欢beta男。”

“谁知道呢?”

娜塔莎耸肩,举杯与他相碰,红唇上下一抿露出微笑。

“就像你也说过,不会喜欢上一个alpha。”

 

<<< 

婚礼前洛基犹豫着给英国打了个越洋电话。

电话那头父亲的声音似乎还和几年前一样,没老去,但精明如律师仍从中嗅到了妥协的味道。劳菲老了,再不是那个追着他逼他结婚和安心回国工作的父亲了。

“我打算结婚了。”

思来想去习惯不了温情路线的黑发律师抛了个直球给他可怜的老父亲,就像当年决定卷铺盖跑路时一样直接,他在劳菲看不见的地方用手指绕着电话线,将座机捏的紧紧的,语气却平静到可怕。

“您……会来参加婚礼的吧。”

 

——当然,劳菲只有他一个儿子。

 

挂下电话后律师被人从身后抱住,金发alpha的怀抱温柔又宽广。真的很奇怪,明明都是男性,索尔却不多不少正好比他高那么一点,也壮一点,可以将他毫不费力地圈进怀里。

“你和你父亲关系不好?”

“还行,”洛基思忖着如何回答这段曲折尴尬的黑历史,“只是我以前不太听话,他让我呆在英国我没呆,他想我结婚我却号称单身至上……”

“单身至上?”

索尔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洛基回头瞪他。

“我觉得单身挺好,自由,完美,不浪费时间。”

“单身是挺好的,我不否认,”金发男人顺台阶就下,一点也不想为这点小事就被男友记恨再三,“但结婚也不错,我希望每天早上醒来都能看见你。”

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律师稍感不自在,他嘀咕了句。

“同居也是这样。”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索尔一时间还真洛基的顽强追问给问住了,他抱着男友仔细思考许久,然后才在对方认真的视线里慢慢开口。

 

“喜欢一个人,就会变得贪得无厌。”

“你咄咄逼人的样子我喜欢,你彬彬有礼的样子我也喜欢;你口若悬河的时候我想为你拍手叫好,你脆弱的一面我也想全然替你承担。”

“刚开始,我只觉得你很好看,黑头发绿眼睛就那样走进酒店,我心里就会说‘啊这个人实在太好看了,我想和他认识’。”

“但是后来我和你对话、交谈,这些就变得不够了。我要的不仅仅‘认识’,而是‘拥有’。”

“……这样说的话会不会显得我很蠢?”

 

洛基极力忍笑地听完这一切,他不会主动说索尔这时的表情像只等待主人抚摸的金毛犬,于是他一本正经地发问。

“所以你是有预谋的接近我?”

“如果跟去酒吧也算是有预谋的话……”金发alpha苦恼地亲亲他的头发,一副不肯松手的耍赖模样,“可我还顺道解救了你,这应该算功过相抵吧?”

洛基叹气。

“……求你别提那个让我醉得不省人事的酒。”

在冰岛被个beta姑娘灌醉大概能进入洛基人生中最不愿提的三件事之一,而这知情人偏偏是索尔,如果不是他们在谈恋爱甚至结婚的话,这家伙绝对还没走出冰岛就被律师给人道毁灭了。

金发alpha闻言笑得越发开心。

“说起来有个巧合我一直没告诉你。”

洛基闻言挑眉。

“你那天喝的酒叫埃默拉(Emera),是埃默拉德(Emerald)的变形,这个词在冰岛语里有个好听的解释……”

金发男人将律师转了个身,略高出几公分的身高能让他居高临下欣赏那对翠色的绿眼睛,此刻那正看着自己,认真的表情让他想一吻再吻。

他也这么做了。

 

亲吻落在洛基的眼睛上方,轻柔如鸟羽,而男人的声音沉稳坚定。

他说,“翡翠。”

 

你就是我一见钟情的翡翠。

FIN


评论(13)

热度(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