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荷宴一

noa余本通贩中。

《兄长乘以二》-15-(NC-17/双锤一基/中篇)

背景:

雷1剧情开始前的索尔和洛基(约三百年前),因为洛基的小魔法产生了时空混乱导致另一个Thor(灭霸大战后)穿越到了他们所在的时间点。在发生一系列你懂我懂大家懂的故事后Thor最终回到未来,而索尔和洛基也将……(懒得编了你们都懂!)

于是两锤一基

未来剧情含3人play等...视具体情况而定我会打提示。


前文戳这里 01

前文戳这里 02

03的豪华大巴!6.5K一发完!双龙预警!介意慎入!点这里上车(〃'▽'〃)

前文戳这里04-05(小车)

前文戳这里06

前文戳这里07←车

前文戳这里08←车

前文戳这里09←车

前文戳这里10

前文戳这里11

前文戳这里12

前文戳这里13

14←车


这回真的快完结了,应该还有一章!


15

阿斯嘉德前后几千年怕是再也找不出这样盛大的典礼了。

奥丁先是择日向外界宣布了洛基原本的身份——这惊到了一大票人,包括神后母族原本打算“和亲”的神女——这还不算完,众神之王抓紧时间又昭告了他名义上的两个儿子将代表阿斯嘉德与约顿海姆永结同好。

“你们是没看见三武士的表情,”侥幸混在人群中旁观的Thor感慨道,“简直比宿醉三天还要难看,真是值票价了。”

——能看见未来已经死亡的好朋友在这个世界活的好好的,Thor还是很高兴的。

而Loki撇了撇嘴角,冲笑得开怀的洛基一扬下巴,几乎是不怀好意地补充。

“……Sif暗恋Thor可有几百年了吧?”

Thor面不改色地将手上的葡萄酒一饮而尽,可是苦了索尔,后者根本什么也不知道就被好端端坐在身边的弟弟送了一对大大白眼外加退避三舍——他真的很冤枉啊。

“可你知道的,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只有你。”Thor无奈摊手。

Loki大喇喇地坐在哥哥腿上,不置可否地弯起嘴角。

“啊,真是万分荣幸呢,我的陛下。”

 

话虽如此,其余三人却是心知肚明,Loki还在介意上回他们联手将他摆了一道的事实——虽然爽是真的,又痛快又舒服,但以年长邪神的性格,在报复别人的时候被反压一头,怎么想都满肚子气。

洛基天不怕地不怕地冲Loki一笑。

“婚礼近在眼前,可别怯场丢我的脸。”

两位黑发邪神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底的骄傲自得。

Loki条件反射认为洛基还有后招,他的犹豫不过片刻,当即反唇相讥。

“怯场的怎么看也该是你。”

“哇哦,我可没拒绝别人求婚过。”

两个雷神不约而同地捂住弟弟的嘴。

索尔看了眼明显不大高兴的Loki说,“少说几句吧。”

“乖一点,银舌头不是用在这里的。”

Thor显然经验老道的多,一语双关地让Loki迅速闭上嘴转而怒瞪他。

 

<<< 

婚礼就是在四人插科打诨的拌嘴中到来的。

典礼当天,弗利嘉站在奥丁身边,她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热闹人群,又看向远远向他俩走来的两个儿子,终于忍不住感叹。

“……当初我可没把洛基当索尔的妻子养。”

“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弗利嘉。”

奥丁头也不转,语气低沉的听不出喜怒,但弗利嘉知道他还是高兴的,至少现在这样不用再担心索尔和洛基会闹翻,他们比兄弟更多了一层庄严亲昵的关系。神后莞尔一笑,揽住她丈夫的手臂,轻轻依靠。

“我怎么会反悔,高兴都来不及呢。”

“……”

“洛基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和索尔有多在乎对方我们都清楚,不是吗?”

“……”

“说话呀,”弗利嘉侧首看向她的王,寻求答案,“还是说后悔的是你?”

奥丁无奈地看她一眼。如果任何一位雷神看见的话都会反应过来他是真的像足了父亲的,包括父亲看母亲的眼神、对母亲的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只是非常高兴,高兴地有些过头了。”

远处的新人渐渐走近,奥丁用仅有的一只眼注视着酷似自己的长子——金发蓝眸,英气勃勃,他和自己年轻的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索尔和洛基并肩走着,但他不顾周围人是否在看,只是含笑注视着他的“王妃”。

——他当年不也是这样看着弗利嘉一步步走到他面前吗?

相比索尔今天的洒脱大气,洛基的状态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他的次子从小就不是什么合格的武士,一双翠色的绿眼睛里总闪烁狡黠的光,可此时此刻,洛基脸上的表情既像是沉浸于喜悦,又像是被人耍了似得恼怒……总之十分古怪。

奥丁脑袋里的疑惑不过一闪而过,随后继续和他的王后说了下去。

“虽然当初,我把洛基抱回来是打着让他回去继承约顿海姆,同时还和阿斯嘉德世代友好的念头,但几百年下来我早已将他视作我的儿子……现在他和索尔这样,是我意料之外,但也很好。他们年轻又互相爱慕,等着他们的是长长久久的未来。”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神域的两位王子早已走到跟前。

因为是婚礼,二人都没穿日常的颜色,索尔是金、白相间的铠甲,昭显出他战士的身份,而洛基则一身服帖的同色皮甲,比平时多缀了些金玉珠宝(主要是约顿海姆的风俗)。他们都披着长而厚实的正红色披风,宛如君王加冕。

索尔今天格外稳重,他一路上笑得都很开怀,但却恰到好处。他牵着洛基的手走到父母面前,恭恭敬敬地半跪在地上。

“父亲,母亲。”

奥丁握紧冈尼尔不轻不重地敲击了地面,发出“咚”地一声,原本还在欢闹的人群如迅速退去的潮水般静谧。众神之王以绝对威严的姿态站在台阶上,他用独眼锁定他的两个儿子,慢慢开口。

“My sons,Thor,and Loki.”

他说的很慢,在念过两个名字的时候尤为咬字清晰。两位年轻的王子跪在台阶下,那两个名字就像是沉重的滚轮从他二人心头滚过,洛基身体微不可察地一颤,随即被索尔感觉到,握紧了那只手。

他是在告诉他,他们们紧密相连。

“很高兴有这样一天,能为我的两个儿子主持婚礼。”

……

Loki顶着洛基的模样跪在原地,想咬牙切齿却又不得不顾及场合,而他的手被Thor紧紧握住,想抽出来都不行——邪神几乎要怀疑他和这儿是气场不和了,不然为什么洛基可以又一次把他给耍了?

“Loki,你脸色真差。”

Thor低低的声音从边上飘来,带着点笑意,“这种时候不该笑的开心点吗?”

“你们算计我,我怎么笑得出来?”

Loki同样压低了声线抗议,但换来的仅仅是他兄长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答应过我,不能说是算计你。”Thor指的是那天在床上的事。

当着千万人和父母的面,狡猾的邪神怎么也没想到他哥哥脸皮会这样厚,他先是被噎得说不出话,然后很快脸就涨红了,连父亲后续说了些什么都没听清。

“……混蛋。”

听到这一声骂,Thor心情却也不坏。他顶着上方母亲不赞同又好笑的表情尽情打量Loki的表情——他现下正是七百岁时的容貌,做不到将来那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还因为自己无所顾忌的调侃而又气又恼……要不要告诉Loki其实自己挺喜欢看他生气的表情的?

唔,还是算了吧,不然回去又不得安宁了。

毕竟这种事,小作怡情,大作伤身……

“你们是否愿意在众人的见证下,互许承诺,约定终身?”

奥丁说了一大堆话两人都没听见,只有这最后一句尤其响亮,唤回了神游天外的二人的神智。Thor先是看了眼父亲母亲,随后将彼此交握的手举到唇边,在Loki的手背烙下一吻。他直勾勾地看着那双翡翠眼睛,极为坚定。

“我愿意。”

 

当初洛基抓着索尔跑来找他商量婚礼事宜时,他还觉得有点迟疑,毕竟Loki不愿意是真的。但洛基说服了他……不得不说邪神就是邪神,小三百岁还是有巧舌如簧的本事。

洛基的原话是这样。

‘我知道Loki最挂念母亲,如果你们结婚的时候母亲在场他大概会更高兴吧——别这样看我,我和母亲有几千年可以生活,你们却只有这一次。’

Thor 隐约知道Loki对他们母亲抱有歉意,甚至是父亲,Loki在奥丁死前解开了心结,但也埋下了遗憾。因此他们迟迟没有在未来成婚,也有一部分原因是Loki对过去耿耿于怀。

 

索尔说完后大约十几秒洛基都没吭声。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在看哪里,绿眼睛沉沉地盯着金砖铺就的地面。索尔也不催促,只是一味等他回应,渐渐地周围又嘈杂了起来,人们交头接耳,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

冈尼尔又重重敲击地面,奥丁再度发问。

“你们是否愿意在众人的见证下,互许承诺,约定终身?”

洛基看了眼弗利嘉,张了张口大概想说什么,但母亲温柔的微笑却让他不知该说什么——说抱歉?说我一直把您当母亲看待?说我不该当时对您这样讲话?大概他说什么母亲都会原谅他,她一直都如此包容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小王子。

可Loki知道,太多东西都已经过去了。

一味沉湎过去,丢失的只是自己。

他垂下眼慢慢地叹了口气,开始明白Thor让他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了——这是他能给自己的最盛大、最有意义的婚礼了。

 

“我愿意。”

黑发邪神微微仰起脸,用低柔优雅的声调陈述了一遍。再之后,所有人都听见他们的小王子更掷地有声地回答了一次。

“父亲,母亲,我愿意。”

 

TBC

评论(12)

热度(503)